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illdip】年轻的勇者和年轻的魔王

勇者bill×魔王dip
老是看勇者dip我有点腻_(:_」∠)_
如果bill是勇者的话会是什么样的?
人物属于Alex,ooc和汤姆苏属于我。
辣眼睛,请谨慎食用❤
请问我能给你比个心心吗?(。’▽’。)♡

————————————————————————————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很美好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小镇叫做重力泉。

"诶诶听说了吗,魔王出现在我们镇儿的那座山上了。据说是昨天搬过来的。"

"诶不会吧!那他会不会偷我家的鸡啊!突然心好方..."

"我也担心我家那几口猪哦!希望那个勇者赶紧把魔王赶走就好了。 "

"唉:-(你忘了上次他把魔王赶走向我们要了多少金币巧克力吗。说实话有时候他更像魔王啊。"

重力泉镇头边儿上的山搬来个魔王。大概是三天前搬过来的,一不偷鸡二不拱猪三不抢公主,但是镇民们还是很担心,毕竟那可是魔王啊。万一哪天安稳日子过腻了或者天凉了让重力泉毁灭吧怎么办呢。这就很尴尬了对不对。

所以,为了赶走魔王还镇民们一个安稳日子,镇支书找到了镇里唯一的勇者——Bill家里。即使万般不愿,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的小祖宗您就高抬贵脚去山上看看吧!!!顺便就把魔王解决了呗反正像您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聪明伶俐机智可爱的勇者大人一定不负吹灰之力就可以让他滚回老家啊!!!!"

大家好我是支书的脸支书他不要我了怎么办在线等不过好像不是很急。

而支书口中那个被夸上天了的勇者此时真坐在沙发上安稳地喝茶完全无视了抱着自己大腿的镇支书,真不愧有勇者大人的风范呢勇者大人~

金发的男人懒懒地睁开一只眼睛,罕见的竖瞳闪着璀璨的光。男人露出一抹邪笑,仿佛看着猎物般看着底下的人,却好像又漫不经心地开口:"三年份的金币巧克力。"

....

场面一度尴尬。

"两年。" "三年。" "两年半" "三年" "行三年就三年!"."哎呀我刚准备说两年半支书你怎么就说三年了呢。不过话都开口了我也不好拒绝不是~放心,我肯定去。" "....."

妈的Bill。

于是乎,狠狠坑了支书一笔的勇者Bill心情愉快地踏上了征程。临走前还顺手拿了村里最好的剑美名其曰增加战斗力。导致人们送他时都是露着牙笑的,还发出来莫名的吱吱声。

希望这个勇者能和魔王同归于尽。——来自全体镇民的心愿。

勇者倒是不在意镇民们仿佛刀子般的谴责的目光,他哼着小调向着山上走啊走——毕竟答应了人家的交易还是要认真完成的嘛。

路上他碰见了一位想要给他加好运的精灵,但当精灵给他加完好运后他就把精灵打晕扔进了湖里,这时又出现了河神笑眯眯地问他他掉的是金精灵还是银精灵呢,于是Bill笑眯眯地毫不犹豫地把河神打晕了把两个精灵都装进了口袋。

...这真的是勇者吗世界太黑暗了麻麻!

可能(一定)是因为自身周围笼罩着的不良气息,一路上Bill都没有遇见山贼啊哥布林等练级小怪。导致他无聊到金毛都不发光了。

原来之前都会发光啊那在阳光底下会不会闪瞎别人的眼啊Bill。罪过罪过。

走到半山腰,Bill觉得有点累了。"坐下歇会儿再走吧。"
这么想着,Bill坐到了一棵树下,取出水壶喝了一口水,然后躺了下来,想要休息一会。

然后不靠谱的勇者大人就这么一点都不意外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Bill的耳边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brobro你看!我抓到了一个人类!"

"Mabel!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要带人类回来!你还记得上一次你把那个小孩带回来她家人有多担心吗?!"

"可是bro...这个人类已经成年了..."

"唉,Mabel,你要知道我们才刚刚搬到这里不久,招惹到人类的话很快就要被赶出去了。你不想再搬家对吗?"

哦,我好像被抓到魔王老窝了。

"bro!你看!人类醒了!"

"唔?嗯...愚蠢的人类!你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你就是魔王吗?"

"?啊是啊怎么了?"

Bill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自称魔王的稚气的男孩,他穿一身黑衣,似乎想让自己显得威严一点。微微抬起的小圆脸努力恶狠狠地看着自己,却不知道这样有多可爱。

完了老铁,扎心了。

"不是那边那位小姐带我过来的吗~"Bill饶有兴致地回答到,看向一旁的Mabel。这个女孩长得和魔王一模一样,应该是双子吧。

"嗨人类!我叫Mabel!Mabel·Pines!很高兴认识你!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梦中女神!"眼前的女孩自来熟的打着招呼,还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一旁的魔王先生一边脸红着大叫"Mabel!我们是在审视人类!"一边把女孩拉到自己身边。

"你们好尊敬的魔王大人和,魔王小姐?我是Bill·Cipher。一名勇者。"微微鞠下躬,Bill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什么?你是勇者?"年幼的魔王似乎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把Mabel往身后挡了挡,"我们只是想在这里安定下来。并没有打扰你们的生活。如果你是来赶走我们或者杀我们的话,我们就,就不客气了!"

魔王轻微地颤着身子,脸因为说了一大堆话和紧张显得有些发红。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把身后的姐姐护得严严实实,摆出一副"要是敢过来就杀了你"的样子与Bill对峙着,Bill甚至看见男孩有两颗小小的虎牙,正冲着他展现自己的尖利。可惜好像失败了。

越来越有趣了。从来没碰到过这么有趣的魔王。

又鞠了一躬,Bill的语气越发谦卑,"我并无恶意,只是镇里的人很担心,才雇佣我将您们赶走。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那你现在想干什么?"

"很简单,大人。我想在这里住下来。"

"?痴心妄想!如果你在这里住下来!人类一定会借机寻仇。"

"但这对您有好处,大人。如果您让我住下,您可以对外宣称您制服了我,我是这里唯一的勇者,他们听到这样的传言,一定不敢来找您的麻烦,您就可以一直住在这。我想,小姐也喜欢这个地方对吗?"

"bro!这是个好主意!"

"Mabel..."

"............"

"唉,好吧,我允许你。"

"谢谢您,魔王大人。"Bill的笑容扩大了。

"那么,交易成功。"

"...哼。"魔王转过身,拉着Mabel就要走。突然,他停顿了一会儿。

"你的房间在二楼的客房。从左往右数第五间。"

"好的我的魔王大人。"

"....我叫Dipper·Pines。"

"嗯?"

"我叫Dipper·Pines!你向我报了姓名,这是礼节!"

"现在!到你的房间去!Bill!"

魔王似乎气急地急匆匆地拉着Mabel上了三楼。Bill注意到他的耳朵尖似乎红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Bill等Dipper走远了之后,放声大笑。

"Dipper...Dipper...."

真是个好名字。

Bill正式住在了魔王的城堡里。经过几天的摸索,Bill已经习惯了在城堡里的生活。

一楼是接待客人的大厅,二楼是娱乐室和餐厅,从左往右第五间到第七间是客房,Bill就住在第五间房间里。

三楼是Dipper和Mabel的卧室。还有两间,一间是Dipper的书房,一间专门用来储存各种杂物。不过Mabel很喜欢在里面玩,实际上可以算是半个Mabel游乐场。

Bill非常喜欢这里的魔王大人——他甚至给他取了个外号"pine tree"。他第一次这样叫他,Dipper简直气到烧了Bill衣服的一角。但随着Bill一次次不要脸地叫唤,现在的Dipper已经习以为常了。

"pine tree!今天晚上吃什么!"

"pine tree!你想去外面走走吗?"

"pine tree!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看着被他强行换上一套狼人装的害羞的Dipper,Bill笑得一脸猥琐。

当然,结果是Dipper躲到书房里三天没出来最后Bill冲进去抱着大腿道歉他才不得已原谅了Bill。

但是pine tree的腿真白,还嫩嫩的。

嗯,触感真好。

但是Bill最喜欢的还是看书时的Dipper。他有时候会抱着一本书坐到窗台上看。如果天气好,阳光就会撒在Dipper的身上,连睫毛都被染上了薄薄的金色。

男孩安静而专注,Bill这时也会难得的不闹腾,静静地在旁边看着他。整个城堡只能听见男孩的翻书声和淡淡的呼吸声。Mabel早就隐到镇里找她的朋友Pacifica了。城堡里只剩下他和他。

这样的孩子,怎么会是魔王呢。Bill努力眨巴下眼睛。表情又恢复到以往的夸张的笑容,只是眼神里带着一丝温柔。

"嘿pine tree!我们该吃..."

"嘘!安静点Bill!这正是高潮部分。"

一根白嫩的手指抵在Bill的唇上。Bill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Dipper。他却仿佛毫不在意,只是专注地继续看书。

Bill一动也不敢动,呼吸仿佛都要静止了。他的脑里一片混乱,只是呆呆地望着Dipper。什么也没说。

不知过了多久,天都黑了下来。Dipper终于将手里的书合上。他长吁一口气,正准备去吃饭,却发现Bill还在身边。

"哦...抱歉Bill,你一定等了很久。你知道的,我看书一向这样。"

".........."

年轻的勇者一言不发地抱住年轻的魔王。魔王似乎很惊讶,他小小地惊呼一声,试图推开Bill,却发现毫无用处。

"Bill,你怎么了?"

"没怎么pine tree..."Bill的声音比往常低了很多,"就是想抱抱你..."

"额...那,好吧..."

又过了许久,Bill才结束了这个拥抱。等他放开Dipper,年轻的魔王都有点打瞌睡了。

"嘿pine tree?醒醒。"

"唔...干嘛啦Bill..."

"你...明天能来我房间一下吗?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话不能现在说啊...困死了..."

"求你了Dipper,明天来房间里。"

这是Bill第一次叫Dipper的名字,他静静地看着Dipper,神情难得的严肃。

Dipper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好吧,我明天早上去你房间。"

Bill这时才好像松了一口气,他笑了起来,将Dipper送回卧室。

"晚安pine tree。别忘记明天。"

"哦,哦..."

他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我该怎么和他开口?

一夜侧转难眠。

第二天早晨,毫无意外之感,两人都挂上了沉重的黑眼圈。

"早。"

"早..."

Dipper有点心虚地看着Bill,眼前的男人动作优雅地给自己切了一片面包,顺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你的牛奶,pine tree."

"哦,谢谢..."

Dipper心不在焉地戳着盘中的食物。他偷偷打量着Bill,只见对方神色如常,甚至多拿了一份面包。

我干嘛这么心虚啊我又没做错什么...Dipper这么想着,努力挺直背,却不小心被牛奶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怎么这么不小心?"年轻的勇者皱着眉头给魔王拍着背,年轻的魔王感到有一点害羞。

Perhaps,也许是特别害羞。

"该死...这是怎么了?因为昨晚的拥抱?"魔王恼羞成怒地想,他闪开Bill的手,恶狠狠地继续戳自己的食物,完全不在意面包已经被他戳得千疮百孔。

这样的pine tree真像一只猫...Bill愉悦地弯了弯嘴角,开口道,"pine tree,记得昨晚我和你说的吗?"

对面的身体明显一僵,随即小松树低下头,闷闷地说,"你想说什么...."

"不,也没怎么。"

...可恶的Bill!就知道不会说什么好话!Dipper感到有些生气,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我只是想说我喜欢你。"

"...........哈?"

如同所有的童话故事,主人公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唯一的不同是,别的童话都是王子与公主幸福美满地结了婚。

而这对,却是一对年轻的勇者和魔王。

简直不可思议,不是吗?

但就是不可思议,才让人觉得特别美好。

那么,各位晚安。

———————————END——————————————

评论(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