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D】纸玫瑰(第二章)

这篇是我写的了但是我还是要艾特一下 @Attractive
欢迎捉虫和批评指导,欢迎评论,评论是第一动力(臭不要脸)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比心(wink)
————————————————————————————

(Dipper视角)

嗨,额...你们好,我是Dipper,不久前我刚得到这个名字,而且这完全是意外之喜...我可能身体出了点毛病,也许我吃坏了肚子,毕竟你不能指望在垃圾桶里翻到好东西。

我只记得我迷迷糊糊地走了很久,然后倒在了地上...可能那时候在刮风,不然我不会跑到别人的公寓门口。原谅我,这天气太冷了。

不过算托这个的福,我认识了Cipher先生,对,给我取名字的人。Cipher先生是个好人,他收留了我,然后还给我吃饭洗澡,我从来没觉得身体这么舒服过。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会死在一个老鼠成堆的垃圾桶边,或者被一些无聊的小混混殴打致死,也许我会病死,谁知道呢。

可现在我的衣服是干的,身子暖洋洋的。Cipher先生告诉了我很多事情,至少我现在分得清左右了。他真的很棒,而且他的头发很漂亮,金灿灿的,脸长得像我在海报上看到的人...可是我太笨了,很多东西都不会,但愿我没让他觉得我很烦。

我们洗了澡,吃了饭,然后Cipher先生说他要出去,然后他还说要带我一起出去。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说实话我有点吓到了...以前从来没有人带我出去。

我们走了很久,路上很多人,而且我总觉得有人在看我....也许他们是在看Cipher先生。不过Cipher先生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拉着我一直朝前,然后人越来越少,天色越来越黑,我不知道我们走了多久,不过Cipher先生的手一直很热,不像我的手总是冰冰凉凉的。

最终,我们停在了一个...地下室前?我想那是一家酒吧,我以前见过,他们的招牌有一搭没一搭地闪着五彩的光,Bill领着我径直往下走,他推开了门——

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闷热的风,还有黑压压的人群...酒吧里闹极了,音乐放得我脑袋疼。而且这里好多人,人们在高声谈笑着,还有碰酒杯的声音,还有女人的笑声,我还听见了几声低低的呻吟,不过我没听清,它们很快消失在音乐声里了。这里的灯是粉色的,这样的灯把一切都照模糊了,空气中有一股甜甜的味道,但是闻着不舒服,还有浓重的酒精味,我实在忍不住了,打了个喷嚏。

接着我看了看四周...场地中间好像有一个舞台,很多人围在那里,不知道是在表演什么。我的胃又开始抽搐了...也许待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好选择,不安感侵蚀了我的大脑,我恨不得立马出去。

可突然,Cipher先生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紧接着他俯下身来,几乎大半个身子都搭在我身上了。他是累了吗?

"别这么着急Dipper,我是来带你吃东西的,这里的酒可真不错...哦我忘了你没成年,可怜的小子,"Cipher先生似乎被自己逗乐了,自顾自地大笑起来,然后直起身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力气真的很大,我被他拍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得了Dipper,往这边走。"

他又抓住了我的手,带我穿过拥挤的人群,这里太热了,我觉得Cipher先生的手和我的手都出了汗,也许是我一个人?不然我就不会老抓不牢他了,我磕磕绊绊地跟着他往前挤,就在我感觉快要被挤瘪的时候,我们终于"逃"了出来。

"嘿,一杯杜松子酒还有炒花生,然后给这个小孩上点意面或者别的什么,只要别是毒药就行。"

Cipher先生竖起两根手指朝那个似乎打扮很专业的人晃了晃,然后那人就走了。他带我坐了下来,我的眼前是一片闪闪发亮的玻璃杯,还有各种各样的长颈瓶子,那里面装的就是酒吗?

我局促不安地坐着,指甲扣着我正坐着的木头椅子。Cipher先生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看了,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老天,我惹他生气了吗?然后...他点了一支烟?我经常看到小巷子里的人抽那个细长的玩意儿,他们总是非常享受的样子。

但是没有谁能比Cipher先生抽烟抽的更好看了。

我看到他先慢悠悠地吸了一口,然后向后仰去,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他的胸腔微微起伏着,淡灰色的烟雾从他的嘴里慢慢腾出来,婉转地升上上空。Cipher先生的脖子很长,我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就是,奇异的美感,他有喉结,像所有成熟男性一样,他吸一口,那一块小小的突起就滚动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真的,没人比得上他,如果吸烟是一门艺术,那Cipher先生就是当之无愧的优胜者。

酒吧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了,那个穿着讲究的人把我的意面端了上来,那闻起来很香。我这次没搞错刀叉的位置了,只是拿的时候还有点笨手笨脚的——说实话,谁愿意用这么麻烦的东西。

我把最后一口面条卷在叉子上然后放进嘴里。然后我抬起头,往Cipher先生的方向瞟了瞟——很惊喜,我不仅看到了Cipher先生,还看到了,一张...海报?

海报上画着一个穿着红裙的高挑的女人,这是张照片吗?虽然我不认得她,但是她的确很漂亮。

这位女士的红裙如火焰般夺人眼目,她就站在那里,背景一片纯白,脸上带着笑容,眉毛微微轻挑,她看上去很精神,而且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她的腿张开的有点大,胸前的金项链好像正在闪闪发光一般...我想这是张卖金项链的广告,不过他们把这位女士拍的太好了,以至于我们第一眼看不到她的项链。不过我不确定,我想问问Cipher先生。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Cipher先生会不会听我说完。

"Cipher先生?"

"唔?怎么了小鬼?"Cipher先生搭理我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烟掐灭掉了,"你是想告诉我不要吸烟吗?"

他误会了。我摇摇头,指指他身后的那张海报,"Cipher先生,那是一个广告吗?我觉得,很漂亮。"

我又看了那张海报一眼——她就像有魔力一般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从没见过那么,美丽的事物,仅仅是看着她我就觉得我的血液仿佛被挑逗起来了,化作一团火,暖融融的,让人忍不住去更接触那样的美。我感觉我的耳朵有点热,我有点不太自在地搓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眼睛却一直没离开那张海报,"Cipher先生,我喜欢那张海报,它真的,真的,很漂亮啊。"

"哈?"Cipher先生顺着我的视线看去,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脸上仿佛爆了几根青筋,而且沉得像下暴雨前的乌云..."这种艳俗的恶心的照片,还真的有人看的下去啊。"说着他就做了个拇指倒下的手势,"真让人倒胃口。"

"为什么?不是很漂亮吗?"

"哼,所以小鬼还是小鬼啊。庸俗和真正的美是不一样的,明白吗?"Cipher先生冷哼了一声,我觉得他有点生气了....

"世间美学有很多种,但你喜欢的那张就像苍蝇一样,整天嗡嗡乱飞,还真以为自己是多好的东西。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喜欢这种垃圾。"

说着,Cipher先生笑了一下,可我莫名地觉得害怕..."他们是丑陋的,艳俗的,艳俗的东西吸引艳俗的人,Dipper,你难道..."

"不,我没有!"我有点急了,蹭得从椅子上站起来,"Cipher先生,您说的对..."我的胃泛起一阵不好的抽搐,身上又冷了几分,我吞了口口水,斟酌着说了下去,"您,您讨厌...这样的东西?"

"emmmm,说实话,这和我没什么关系,"Cipher先生好像考虑了一下,然后又咧嘴笑道,"毕竟喜欢垃圾的人脑子就跟浆糊一样,钱就会大把大把地流入我的口袋。"

"哦..."我低下头,心里有点莫名地不安,好一会儿,我才抬起头,我不敢再瞥那张海报了,但我鼓起勇气继续问道,"你会讨厌我吗?"

"嗯?为什么讨厌你?"Cipher先生打了个哈切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就和他刚刚抽烟一样。

"因为,因为我刚刚说喜欢这种东西...."

我的声音越来越低,上帝,我敢打赌他一定不高兴了,这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你现在还喜欢吗?"

?

Cipher先生奇特的金色眼睛漫不经心地往我身上瞥了一眼,仅仅一眼,我的心仿佛就要跳出来了...我又看了一眼那张海报,然后下定决心般,直直地看着Cipher先生的脸。

"不,先生,一点也不了。"

"嗯,好孩子,"Cipher先生又笑了,他朝我伸出一只手,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头顶传来一阵陌生的触感,痒兮兮的,像是一阵风吹过我的头顶。

"好孩子,好孩子。"

——————————tbc————————————————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