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willbill?】镜

@Attractive 鹌鹑桑的点文。突然想出x耶!

Will性格硬化?我的私心啦希望Will能较为平等地和别人相处x至少面对Bill时会吧x面对上司还是忠犬小可爱😂

喜欢可以点❤❤或者小蓝手,留评论留评论我真的很平易近人(臭不要脸)der!!!

那么开始吧!!!
——————————————————————————————————

"喂——Willy——不要写作业了陪我玩会儿吧——"金发的男子坐在椅子上一摇一晃,和三四岁的小孩儿一样朝着自己的兄弟撒娇。却收到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得了吧Bill,你知道我必须把这篇论文写完,明天就要交了,要是不合格我们可就没有生活来源了。"

"Willy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天天这么忙。"

"我当然忙啦,比起某个无所事事的兄长我可是很辛苦的在学习啊。"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我"(笑)

Bill站起身走出乱得和狗窝一样的房间,Will还在面对着电子屏幕疯狂地打字。下楼到厨房拿了两瓶汽水,一瓶自己喝,一瓶丢给Will,毫无意外地被对方稳稳接住,这就是Cipher家兄弟的日常。

是的,目前我们看见的就是Cipher家的兄弟。

Will·Cipher,23岁,年轻有为刚刚毕业,目前在英国的一家口碑不错的公司实习。天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性格温和待人有礼,偶尔哭哭小鼻子也会引来无数尖叫和大量慰问品x是很多小姑娘的梦中情人x

当然,如果她们知道Will在家里抓狂吐魂吐槽自家哥哥的样子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Bill·Cipher倒是完全不像Will的兄弟,他毒舌腹黑爱搞事而且还是个完完全全的啃弟族(划)天天宅在家里导致别人都以为Cipher家只有一个孩子。

"喂,我说Bill,你什么时候陪我出去走走吧?天天待在家里会发霉的。"

"啊....出去吗?...."

Bill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的景色,"天气确实很好...."

外面阳光明媚,正是出行的好日子。人群来来往往,其中夹杂着几个跑丢的孩子,正不知所措地哇哇大哭,又一下子被父母找到紧紧地抱住,

然后就被打了屁股x

"噫好痛的样子..."Bill装作害怕的模样抖了抖肩,一下子瘫得像个玉米片儿一般倒在床上,"Willy...你老哥可是励志一辈子不出家门的,让你亲爱的哥哥出去简直超级不孝好吗?"

"好好好...."Will本身也没抱多大希望,随声附和着拿起了放在电脑桌旁的包,"我倒是必须出去一趟,家里的食物又快没了吧。要我给你带点什么礼物吗Bill?"

"除了镜子其他都OK。"Bill懒散地躺在床上,抬起手臂向Will挥了挥,惹得Will忍不住笑了起来。

嘛,他开心就好。

Will仔细地把门锁好,走到了大街上。旁边是车水马龙,鸣笛声,人群的嘈杂声,店主的叫卖声一股脑地传进Will的耳朵,他不适地摇了摇头,快步走向目的地的便利店。

真的,好吵啊。

Will匆匆忙忙地从一家家门面面前走过,清洁干净的玻璃映出了Will俊美的容貌,他停下驻足观看了一会儿,心里思考着到底要不要买镜子回去。

家里没个镜子真的挺不方便的,但是Bill会生气的吧。

Bill从小就不喜欢照镜子,虽然他夸过,Will的模样就像天使,但身为同胞兄弟的他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面相。

"我长得又不好看照镜子干嘛呀~"

傻子。

Will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他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歌走进了便利店。

你不好看谁还好看啊。

Will想起那次他工作时Bill等在旁边忍不住睡着的下午,阳光毫不吝啬地撒在Bill的身上,本来就金得耀眼的头发那时候简直不能看。

Bill就那么安睡着,像只初生的小兽,时不时还擤擤鼻子砸吧砸吧嘴,好像在做什么美梦一般笑起来,

当时自己为什么会停下手里的工作呢?

谁记得啊。

他仅仅记着当时自己看着Bill的睡颜,脸有点发烫。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兄长的脸——意外地柔软。Bill当时似乎睡得很熟,被Will戳了脸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转眼又呼呼大睡起来。

自家哥哥还是很可爱的。

突然,Bill翻了个身,手啪地一下打在Will的腿上,Will感到一丝尴尬。

"嘿...Bill醒醒..."

他小声呼唤着,用手推了推熟睡的Bill,却不料手突然被抓住了。

Bill小声地梦呓着,抓紧了Will的一根小指头。

...................

"果然还是喜欢哥哥吧。"Will自言自语着,挑选起眼前的商品。

"啊,这盒薯片是Bill爱吃的口味..."    "Bill说过想要吃虾子来着,干脆买一点好了。"    "不知道Bill在家里干什么...上天保佑他可千万别闯祸不然我又得打扫了。"Will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走到日用品区。

挑了几样必备的日常用具,Will驻足在摆满镜子的柜台前。

家里没有镜子真的很麻烦啊....

Will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在乎镜子,也不知道Bill为什么总是不照镜子,但他好像就是被控制了一般,鬼使神差地拿了一面小小的梳妆镜,拿在手里仔细把玩着——平滑的镜面给Will带来一丝凉意,他逃离似的付完款,怀里揣着镜子,提着塑料袋匆忙回家。

镜子,不让Bill看见的话,就没关系了吧?

"好慢啊Willy,买什么好东西了吗?"一回到家,Bill就跟Will打了个招呼,兴致勃勃地看着Will手里的塑料袋。

"我买了点你喜欢的薯片和虾子,明天想吃油焖还是清蒸?"

"哇Willy简直小天使!害得哥哥老脸一红你得赔偿点什么吧⭐"Bill狡黠地眨眨眼睛,面色含笑地看着Will。Will感到有点不自在,他随便答应了几声,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关上房门,Will就慢腾腾地从怀里掏出镜子,灯光下的镜子闪烁着耀眼的光,他眯了眯眼睛,使劲擦了擦镜子。镜面反射出他的面影——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立体的五官,不是非常明显的喉结....Will吞了口口水,试图让自己显得更男子气概一点,但却毫无作用。

Will泄气般把镜子放在书桌上,匆匆冲了个澡,和兄长道了晚安,便关起房门会庄周去了。

晚上12点。

Will还在熟睡着。房门却被悄悄打开,迎面走来一个人——Bill,他漫不经心地走到Will的桌边,不发出一点声音,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桌上的镜子。

"诶——Willy到底还是买了镜子嘛。"

Bill拿起镜子,好奇地端详着镜子里面。

"啊,毕竟是年纪轻轻的孩子,睡眠时间的话,一般都不会很长呢。"

第二天早晨

Will颓然地坐在床上,他才刚醒,意识还有点模模糊糊的。他眨巴眨巴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下床,穿衣,开门,准备一天的活动。

Will习惯性地走到Bill的房门前准备去叫醒哥哥。但喊了几声也没人应,Will不禁感到有些奇怪,慢悠悠地下了楼,准备从冰箱里拿些面包来吃。

............咦?培根的香味儿?

走进厨房的Will受到了来自视觉和精神上的冲击。

以往日上三竿才开始吃早饭的混蛋兄长此时却哼着歌熟练地煎着培根和鸡蛋,锅铲一翻一挑显得十分帅气。

当然,Will只觉得太阳从北方升起罢了。

"啊,醒了啊?过来端盘子。"Bill似乎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Will,一边随口吩咐道,一边往锅里面加番茄酱x

Will以一种完了世界要毁灭了的表情呆了一会儿,才像刚反应过来拿出了两个盘子,当然,附带刀叉。

"瞧你那样,我不就下个厨吗又不是黑暗料理。相信我,我不会把鹿牙放进去的。"Bill似乎觉得这很好笑,口气轻松地谈论着这个冷笑话,不,甚至有点恐怖的梗。Will摇了摇头,接过Bill锅里的食物,把它们完美地放到了盘子上。

两人无言地,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咀嚼着这顿不可思议的早餐。

吃完,Will端端正正地坐着,语重心长地对Bill说道"哥,有病咱就治,总能治好的。"

"滚滚滚你是我弟吗有这么和哥哥说话的吗。"

"你面前不就坐着一个吗。"

".......唉,行了,不和你计较,今天要不要难得的两人出去玩?"

"不不仅仅是难得而是第一...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出——去——玩——吗——"

三分钟后,Cipher家的兄弟站在车站前接受着来自风的洗礼。

"难得出去一次,就去海边吧。"

这么决定着,兄弟俩一人抱着一条泳裤,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了开往离这里最近的海边的公交。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二人终于到达了海边。

并不是电影里演的阳光沙滩,仅仅是一堆烂石头踩上去一不小心还会划破脚。唯有咸湿的海风吹拂,配上拍打波浪的大海,就算是这样,海也不是蔚蓝的,仅仅是深蓝里带着灰,一点也没有青春的样子。

Will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海景(?)一边换好衣服一边慢慢往海边走去。

Bill摇摇头,跟在Will的身后。

Will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海水轻轻抚上他的脚背,又立马退回去,只留下湿润的凉意在Will的脚上。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浪带来了来自远方的礼物。劣质的小珠子,海里的小贝壳,几只小寄居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冲上来的,慌慌张张地努力爬回家。Will像电影里一样45°仰望天空,开口问到"Bill,你看那天,"

"天空是灰蓝色的,和海一样,他们永远在一起,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

"多好啊,这个世界。"

Bill安静地听着弟弟毫无逻辑的话,走近了一些,似乎想要搭上Will的肩膀,像往常一样那样嘲笑他多愁善感像个女孩子。

手似乎一下子就要触到那个温热的身体,但最终他没有,他在空中滞留了一会儿,像想再尝试一下,手指尖微微颤抖着,泛着不正常的白。

最终这手缩了回去,缩回了口袋。

"行了Willy,别说傻话。"Bill仍是微笑着,懒洋洋的腔调。

Will没有接话,他也许在笑,因为嘴角若有若无地弯起。转过头他凝视着Bill,Bill可以看见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

嘛,算了。

兄弟俩一直在海边坐着,谁都不说话,任时间流逝,夕阳将落,他们才拖着坐麻的身体乘车回家。

"Willy~今晚吃虾子吗?我想吃清蒸的!"

"Bill别任性...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给你做好不好?"

"诶,不要嘛,再不吃就没机会了。"(沮丧)

"虾子放两天也不会坏。"

".........嗯,说的也是。"

完美的笑容,亲密的口吻,没心没肺像个孩子。

晚上的洗漱之后,照例的互道晚安。

"晚安Bill,明天早点起啊?"

"好好好晚安Will,做个好梦。"

Will打了个哈欠,困倦地揉了揉眼睛,准备回到房间去沉入黑暗了。

"......Willy?"

"?怎么了Bill?"

".......没事,明天见啊小兔崽子。"

Will困惑地眨眨眼,不明白为什么Bill突然在惯例的晚安中说明天见。但他也不介意纵容自己唯一的哥哥。

"Well,明天见。"

目送Will的离开,看着他缓缓关上了大门,Bill还是笑着。

嗯,明天见。



又是一个昏昏沉沉的早晨。

Will从床上爬起,身体尖锐地鸣叫着叫嚣着更多的休息,他摇了摇头,努力打起精神。

穿衣,刷牙,洗脸,做饭。

昨晚睡眠质量好像不是很好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来着。

Will一面漫不经心地对着镜子刷着牙,一边回想着梦里的故事。

隐隐约约记得梦里有个金发男子的身影,但他除此之外什么也,想不起来。

熟练地将牙刷小距离扔进洗漱台上唯一的杯子,草草吃了个三明治,Will抓起风衣就要走。

"喂,要带礼物给..."

出门的一瞬间,Will习惯性地喊了一句,一下子就停住了。

带礼物,给谁?

记忆里一片空白。

算了,上班要迟到了。

Will打开门,迎着外面的光走了出去。









Will·Cipher,男,23岁,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年轻有为,目前在英国的一家口碑不错的公司实习。天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性格温和待人有礼。深受周边人欢迎,情人节不知道收了多少小姑娘的手工巧克力。



Cipher家的独子,目前一个人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公寓里。

一个人。

————————————end——————————————————



评论(1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