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嘉金段子】谁欺负谁

突发奇想的小段子看看就好x

这对怎么这么可爱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xhqkkqkq

我,开车了?怎么可能我还是认真负责的好团子x
小小小小车注意x好吧不是车x
ooc注意注意,诶妈好羞耻......
我大概是个废人了(躺尸)

————————————————————————————

一个平常的周六下午,

金乖乖地窝在嘉德罗斯怀里看他打游戏,噼里啪啦的按键声和游戏音效,即使再精湛的打法,不是自己玩就会觉得无聊。金嘟起脸偷偷瞄了一眼正在打游戏的嘉德罗斯——只见他宛如网瘾少年(女)般专心致志地沉溺在虚拟世界中,根本没有注意到金的眼神。金有些泄气,连头发都暗了一个色号x他不高兴地动了动,结果也只是换来一句爱人的"别闹"

哼!你愿意打游戏都不陪我玩到底谁在闹啊!金真的有点生气了,他很想把嘉德罗斯的游戏机一下子从窗户扔下去,但是他有贼心没贼胆儿,要是真这么干了他明天可能就下不了床了x

说起这个....金又偷偷看了一眼嘉德罗斯,脸上有点发热——一个新奇且大胆的主意在他脑海里诞生——以往都是嘉德罗斯欺负他,这次趁他玩游戏,是不是可以反攻一次?

金说到做到,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动势,伺机行动,呆毛兴奋地转来转去。嘉德罗斯倒也是心大,一直biubiu地打着游戏,这可是个大好机会!!!

"哇!"金一下子反身把嘉德罗斯压在底下,嘉德罗斯猝不及防,游戏机一下子摔在一旁,发出清脆的"咔哒!""game over "

眼看着嘉德罗斯的脸色越来越黑,金吞了口口水,装作电视里大反派的样子威胁道"不许动!你平常老是欺负我!现在轮到我了!"

金以为自己很凶很威风,殊不知在嘉德罗斯的眼里,金的呆毛都是骄傲地翘了起来,像只得了骨头得意洋洋的小金毛。

可能是跟佩利待久了???

算了,反正可爱。

"渣渣你要干什么...算了我不动就是。"嘉德罗斯似乎放松了下来,笑着看着金,三分嘲讽七分宠溺,弄得金小天使一阵脸红,"吵,吵死了!现在明明是我在压制你!你这个愚蠢的...愚蠢的...愚蠢的九岁小孩!"

嘉德罗斯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自己的恋人,"那你想干嘛?"

金气鼓鼓地看着他,突然俯身吻住了嘉德罗斯的嘴唇。

说这是一个吻,不如说是毫无技巧的啃咬,金生涩地舔弄着嘉德罗斯的唇瓣,连把舌头伸进口腔的最基本的调情法都不知道x弄得嘉德罗斯都有点疼了。

真是个笨蛋。

一小会儿"撕咬"过后,金又撑起身子,带着一副胜利的表情看着嘉德罗斯,"怎么样,我厉害吧?"

"好好好你最厉害..."嘉德罗斯毫无诚意地敷衍着,收到一个生气jpg金。

"嘉德罗斯你这个混蛋!!!"

"行吧我混我混..."嘉德罗斯起身抱住了金,拍了拍他的背,金的身体有点发热——他不好意思了。嘉德罗斯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

这可能是个假的螺丝。

是的这真的是个假的螺丝。

毫无意外之感,嘉德罗斯一下子又翻了过来,把金死死压在了身下。

刚刚接完吻和生气的金还没褪去脸上的红晕,一下子情势变化又让他懵了一下,眼睛茫然地看着嘉德罗斯,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被那双天蓝的眼睛带着点雾气看着,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啪"的一下,就断了个彻彻底底。

"打扰我玩游戏是不是该付出点代价啊渣渣..."眼看着嘉德罗斯的身体越靠越近,金感到一种危机感——该说这是直觉吗?"你,你想干嘛?"

"干♂你呀。"嘉德罗斯眯起眼笑了笑。

一个平常的周六下午,

如果忽略从某件屋里传来的呻吟声和水声,其他一切正常。

————————————END————————————————————

私心打个all金tag,如果造成不便请务必和我说(鞠躬)

感觉...我的节操好像碎了....

身处天国(地狱)

评论(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