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嘉金】未说之语

(躺平)我爱金毛组我爱all金 金小天使使我快乐(躺平)
本篇only嘉金,社会我嘉哥×小跟班金???好吧其实就是竹马x
两人同岁注意,暗恋注意,金弱化注意,ooc注意,无格瑞!注意。如果格瑞出现我会被瑞金虐得死去活来...

大概是个日常的小片段。

喜欢的话可以点❤,留评论(´▽`ʃƪ)大家不要嫌弃我是话唠啊qwq

那么,开始啦!
—————————————————————————————

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的时候。

那时金才8岁,正是个屁事不懂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当时金因为得罪了学校里的小霸王,正在被打呢。虽说小孩子力气大不到哪去,但是金的身子本就瘦弱,一顿拳打脚踢后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看得更让人有施虐欲。

"说!还敢不敢惹我了?你个小瘪三:)"壮硕的孩子王意气高昂地冲着金喊,一只脚还踏在金的身上,显然用了力——金闷哼一声,看来是疼得厉害了。可他还是不服软,只是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恶霸——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想来这孩子也早已没命了。

"哦?看来你是很厉害了咯?和我打一架吧?赢了,可是有好处的——前提你能赢。"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踏在身上的脚明显僵了一下,一下子缩了回去。

"嘉,嘉德罗斯..."孩子王早就没了刚刚那副牛气冲天的样子,膨大的身躯一下子萎缩了,弓着背像只虾子——"虾子还比你瘦呢..."金暗暗嘀咕一句,努力抬头想看看让恶霸这么怂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由于反光和身体原因,金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扛着根棍子,像是连环画里的孙悟空,不可一世的要命。

想认识他......金的心里升起这样的念头,努力伸出一只手来,"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然而金的手就那么孤零零的悬在空中——对方并没有接受金的好意。

"我又不是为了救你,渣渣。自己爬起来。"

脾气不好啊。

勉勉强强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向着自己的救命恩人露出一个微笑"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谢谢你!我叫金(´・︶・`)"

"....哼。"

嘉德罗斯转身就要走,金连忙爬起来,努力追上去。

"诶同学你叫嘉德罗斯吗?""同学同学你在哪个班啊!""同学同学我们交个朋友吧我想和你一起玩!!!"

...........

"吵死了渣渣!"

"不吵!"金脸红了一下,又嘻嘻笑了起来,"嘉德罗斯,你带着我走好不好?"

"我凭什么带着你啊渣渣。"

"因为你好像英雄啊!!!"

...............

金现在想起来小时候和嘉德罗斯的相遇只觉得自己蠢爆了。

不过如果没有自己的死缠烂打,嘉德罗斯就不会成为自己的朋友了吧。

嘛,单方面认为?

"渣渣,起床了。"

"唔....等一会儿啊嘉德罗斯...再,再睡五...zzzzzz"

。。。(您的好友嘉德罗斯一点都没怜惜地掀开了您的被子)

"哇嘉德罗斯你干嘛!!!!"

"再不走就迟到了。"

"好,好无情哦qwqqqqqqqq"

"和渣渣没有多话的必要。"

金发蓝眼的少年叹了口气,慢慢爬起身来去摸自己的衣服。他的青梅竹马嘉德罗斯趁着金换衣服的时间到厨房去准备早餐,两人极默契,正如往常。当嘉德罗斯煎好蛋,金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快速的刷完牙洗完脸,两人坐在桌前开始吃早饭。

"渣渣,快点吃,要迟到了。"

"sidkncdn唔,zing在...(我正在)"

"....你是傻bi吗?"嘉德罗斯揉了揉对面人的金毛,似乎没感觉到对方一瞬间的僵硬,手又很快的收了回来。

"小心别噎到。"

"咕咚"一口喝完牛奶,金顺手拿起书包,把帽子往下拉了拉,"走了。"

"嗯。"

金和嘉德罗斯站在公交车里。早晨的公交依旧那么拥挤,金努力把注意放到扶手上,思绪却总是忍不住飘到早上嘉德罗斯揉自己头发的瞬间。

幸好昨天洗了头啊...

仔细看看,金的耳尖开始红了。他偷偷瞟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嘉德罗斯,自己的竹马正拉着把手戴着耳机,也不知道在听什么歌。明明就是这么平常的姿势,金还是小小地发了发花痴——嘉德罗斯真的就像英雄一样呢...

闪闪发光的,酷酷的,看上去不好相处其实很温柔的英雄啊。

"嘉德罗斯!"

"干嘛渣渣。"嘉德罗斯把一只耳机摘下,一脸不耐烦地看向金,"你打扰我听英语了。"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在听歌...没事,我就想叫叫你。"

"....无聊。"说着,嘉德罗斯又把耳机戴上,金叹了口气,别过头去,偷偷笑了起来。

叫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总是能让人心跳加速。

"咚咚咚咚~同学们,下课了。非法食品..."没等下课铃说完,一群青春洋溢的学生就如脱缰的野狗(滚)一般冲下楼去,直奔食堂。

学校的食堂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挤,人一大堆一大堆的聚集在一起,整个食堂都充满了碗筷的碰撞声,咀嚼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热门的饭菜窗口前排满了人。金好不容易给自己和嘉德罗斯打了两碗糖醋排骨,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出来,直奔两人的座位。

"我说嘉德罗斯,下次你去打饭吧那群人真的太挤了qwq我都要被挤成金条了...."

"你就算变成金条也卖不了多少钱。"

"好过分哦你..."金泄气般上身趴在桌上,"我能量耗尽了请重新补充能量巴拉巴拉巴拉..."

"张嘴。"

金下意识地张开嘴,一块甜甜的糖醋排骨就这么进了嘴巴,金舒服地眯起眼睛,咀嚼着,像只小仓鼠。"靴靴啦..."

嘉德罗斯看得有点愣神,但不出三秒,他端起了饭碗,默默地开始扒饭。

"呐,嘉德罗斯。"

"干嘛。"

"我当时能被你救真的太好了。"

"哼,能被我救,你就感恩戴德吧。"

"是是..."金露出一个微笑,把脸埋起来,就剩一双眼睛温柔地看着对面的竹马。

所以我才喜欢你啊。

"啊对了,金。"嘉德罗斯放下碗筷,抬头看向金,神情严肃。

"怎么了?"

"放学的时候,我有话跟你说。"

下午的课金一直不在状态,脸还红红的,害得同学们一再追问是不是生病了。被金笑着否定了就好像松了口气,转而忙自己的事了。

"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们哦!金小天使的问题我们一起解决!!!"

"不用啦....谢谢你们但是我真的没有发烧。可能是有点热吧诶嘿☆"

送走了同学,金托着腮继续发呆——嘉德罗斯...会和我说什么?

....不可能是告白吧(苦笑)

可我想告诉他....

金懊恼地把帽子压低了一些,头靠在桌子上。

真是疯了。

谁都看不见金脸通红的样子。不得不说,那真可爱——用一个老套的比喻来说,就像熟透的番茄?

....不管了,豁出去了。

今天我就告白。

嘉德罗斯一边背靠着学校大门,一边看着手表。旁边放学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走过,说说笑笑的,嘉德罗斯抬起头,寻觅着那个金毛的踪影。

是不是老师拖堂了啊。

"嘉,嘉德罗斯!!"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嘉德罗斯打起精神,看着金背着书包快速向自己跑来,忍不住笑了一下,但很快,那一点点笑容又被抹去了。

"呼,呼...抱歉!今天轮到我打扫了!晚了一点..."

"嗯....你要和我说什么?"

"....渣渣。"

嘉德罗斯的脸色异样的阴沉,金感觉有点不对,小心翼翼地露出一个笑容,"你不会考试不及格了吧?怎么了嘉德罗斯?"

"我要走了。去美国。"

"........................."

金一下子懵了,早上还和平常一样叫自己起床的竹马,兼喜欢的人,放学却告诉自己他要离开了?

金觉得自己在做梦。

"...你说什么?"

"家里人决定的,说这样未来好发展。签证都办好了。"

"......啊,这样啊。"

不可思议。

"那,那你会回来吗?"实在忍不住了,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金颤着声音问到,喉咙一下子干涩起来,似乎发音都困难。

"不知道啊。别哭啊渣渣。"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似乎有点不忍。蹲下来一点小心翼翼地给金擦眼泪,"哭得又不好看。"

"呜,你,你就晓得欺负我...我,我..."金哭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咳咳..."(擤鼻涕)

"............对不起。"


金最后一次见到嘉德罗斯是在机场。

带着一双哭肿的眼睛,金平和地帮嘉德罗斯分担了一点行李。

"嘉德罗斯,在美国也要好好的哦⭐"

"你这不废话吗渣渣。"

"啊没有嘉德罗斯我早上会不会迟到啊..."

"那看你自己咯,以后我可没办法再叫你了。"

"好啦我知道的。"

金笑着看着嘉德罗斯走向安检门,他大喊了一声"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习惯性的回过头,直勾勾地看着金"干嘛。"

金僵在原地,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再见,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轻轻勾起一丝笑容。

"再见,金。"

那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喊金的名字。

送走嘉德罗斯之后,我干了什么呢?

大概是大哭了一场吧。

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END——————————————————

一点都不刀子的刀子???

请批评我吧我愿接受党的批评(蹲墙角)

喜欢的话可以点心心,留评论...(毫无底气)

想和大家说话啊qwqqqqq

评论(4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