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illdip】生如夏花(一个胆小鬼的故事)

好吧我打脸了...脸好痛。
billdip是青梅竹马,Bill人类,人类,人类。(重说三)无魔法设定,日常世界。
Dipper暗恋Bill注意。
垃圾文慎点!!!但是能喜欢就太好了(合掌)
Dipper口吻。
人物属于怪诞小镇和Alex,ooc属于我。
一切OK?让我们开始吧。(鞠躬)
——————————————————————————————

嗨,我叫Dipper,Dipper·Pines。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我应该已经死了。

别担心,我不是自杀,我只是很正常的老死。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死法之一,不是吗?

我现在已经75岁了,能活到这个年龄其实很不容易,至少对我来说。我的身子从小就不是很好。现在我深知我的时日无多,所以我才写下了这封信,无论你是谁,听我讲个故事好吗?就当满足一个孤单的老爷爷的愿望。上帝会保佑您的。

这是Dipper·Pines的一生。他一生未婚,上帝不会保佑他,恶魔也不会靠近他,他自始至终,除了年少时,一直是孤身一人。

我6岁的时候,父母在一个叫作重力泉的地方找到了新工作,我们全家都要搬到那里,况且我们的叔公也在那——他已经逝世30年了,日子过得真快,不是吗?

我和胞姐Mabel·Pines随父母搬到了重力泉。Mabel是一个活泼的小女孩,她整天笑嘻嘻的,好像从来没有忧愁。刚到重力泉的时候,她就兴奋得上蹿下跳,那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们已经3年没见面了,当然,很快我们就可以在天上拥抱啦。如果我可以进天堂的话。

父母在镇上租了一座房子。第一天我们很忙碌——有很多东西要整理。我们的家具,我的书啊,还有Mabel的各种小玩意儿,收拾它们可是耗费了我们很大一番功夫。

当然,你也不能指望一对6岁的双胞胎做些什么,但我记得很清楚,母亲当时交给我一项任务——带着饼干去拜访旁边的邻居。这是一贯的礼节。

我记得我当时是先敲开了左边邻居的门,现在想想,那可能是我一生最正确也最错误的选择。

为我开门的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金毛小男孩,他叫Bill,Bill·Cipher,这名字不错,对吗?他那时还有点怕生,看到我可能吓了他一跳。然后他就像只小兽一般警戒地盯着我,我可能有点局促不安,再加上胆子有点小,竟然嚎啕大哭起来——老天,我做过那么丢脸的事吗???饼干被我揉得碎掉了。哦上帝...我真不想回忆这段。

Bill可能有点懵,然后他也大哭起来,感谢上帝,不止我一个人丢脸。原来他小时候也那么蠢。

后来为我们解围的是Bill的妈妈——她真是一位迷人的女士。看到我和Bill的惨样,她什么都没说就赶紧把我请进了屋,还端了很多点心来哄我,真尴尬啊想起来...好不容易等到我不哭了,Cipher夫人温柔地问我的来意。我抽抽搭搭地把事情都告诉了她。

然后她哈哈大笑起来,转身对Bill说了些什么,那个小混蛋的眉头才舒缓了一些,然后他转身走了。是的,你没看错,他就那么走了。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别别扭扭地
把一张卡片递给我时,我就明白他刚刚干嘛去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卡片上写了什么,他那时的字可真丑——我叫Bill·Cipher,mama告su我你叫Dipper·Pines,是我们的新邻居,我们可以做好peng友吗?(他还在旁边画了个心)老天,他小时候有那么可爱吗?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我也挺傻的,当时还特别高兴——哇!新朋友!这样的感觉吧。我一直没什么朋友,唯一亲近的人就是姐姐Mabel。Bill是我人生意义来说第一个同龄玩伴。该死,我当时好像还脸红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男孩时代!

就这么乌龙过后,我和Bill总算玩到了一块儿。他只比我大一岁,我们是最好的哥们儿。他和我熟了后就显出本性了——天天上房揭瓦,不是掀女孩子裙子就是跑树上去掏鸟窝...日子过得舒服极了。而且事实上,他很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开始叫我"pine tree"???老天,我当时真是有点恨他了。我和他说了很多遍不要那么叫我,但他就是不听,天天喊我pine tree ,pine tree,pine tree,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他真固执。

但是现在我想听谁这么叫我,已经再也听不到了。

我们一起度过了小学时代。初中时也分在了一个班。那时候Bill就显出他的天赋了——靠颜值泡妞。事实上,他长得确实好看,这是实话。他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左眼,另一只眼睛总是带着或戏谑,或兴奋的神情。女孩子们可能就喜欢这样的帅疯子。他的头发也是漂亮——标准的金色,遗传了他父亲。当然,他也遗传了母亲姣好的面容...老天,Cipher家的基因怎么那么好???全校喜欢Bill的女生可以绕操场一圈了。

相比Bill,我不知道逊色了多少。我的额头上有一个胎记,类似北斗七星。从小到大,我不知道因为这个被人笑过多少次了。上了初中,我就开始留刘海,把我的胎记遮得严严实实,不过这也导致别人可能认为我有点,阴沉?我依旧没有朋友,除了Mabel和Bill。我承认,我很依赖他们。但你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他们,你就要一个人吃午饭,一个人上体育课,没有人和你搭档的感觉。那真的很痛苦。

Bill走在哪里都是人们注目的对象。他如同他的发色一般耀眼。他有创新能力,面对女孩子又绅士,长得又帅。没人不喜欢他。哦对,他的成绩一向很好。真不知道他天天撩人为什么还有功夫学习还考得那么高。说真的,有时候我也会嫉妒。

但更多的是喜欢吧。

我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Bill是在初二。那是人类性意识最朦胧的时代。我们会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怀疑,或者说在初中人们才开始把性取向定下来。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是个同性恋。我们家信基督教,上帝是不会原谅一个爱上同性的信徒的。

但我就是喜欢Bill,无关他的性别,可能只是因为他叫做Bill·Cipher。整天叫我pine tree 的Bill,打篮球挥洒汗水的Bill,陪我吃午饭把青椒全部挑给我的Bill。

这些,我全部都喜欢。

呵...从一个老爷爷嘴里听到喜欢还真是有点奇怪。但请相信我,这是我人生最宝贵的感情。

一开始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我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和Bill见面。世界上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孩,为什么我一定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何况这棵树会使我陷入泥潭。

那种感情是焦躁不安的。你生怕别人看出端倪,听到别人多说一句自己与那个人关系好都会提心吊胆。而且你必须让自己不去想自己喜欢的人,真的,这很难。

我没办法停止想Bill,他是那么耀眼,闪闪发亮。就算他在面对我的时候总是欺负我,我还是觉得特别甜蜜。

真是疯了,对吗?

我坚持不了多久。那时候,上课我的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往他那里瞟。他最喜欢数学课,但是每次语文老师读书的时候他都会转着笔在位子上发呆。生物课的时候他会兴致勃勃地问老师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学习解剖,他什么时候有这爱好的...体育课是他最风光的时候,只要老师说解散,他就会欢呼着拉着一帮哥们去打篮球,或者踢足球。女生们会故作矜持地站在一旁,鬼都可以看出来她们在看谁。

我们的日子就像每个学生的日子一样,平静且重复的过着每一天。

我从来没有向他表露过我的心意——他怎么,怎么会去接受一个从小到大的,与他青梅竹马的同性的告白呢?想也不用想,如果我说出去的话,我们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那是我最害怕的。

我爱他。虽然这听起来很肉麻。但是我不希望我的情感会让他烦恼。他不应该为我这种人烦恼,他会长大,会成家立业,我一直在想,也许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哥们儿,等我们都步入中年,我们还可以像少年时代一样大大咧咧地互相开玩笑,他还会叫我pine tree ,我还会笑着打他。一切都是步入正轨的。如Mabel的童话故事里一样,幸福又平静。

我从未与他说过,即使在心中我已吐露无数爱语。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一次放学,我得留下来做值日,书包又被丢到了垃圾桶里,脏兮兮的。嘿,如果你为我难过的话,没那个必要,我都已经习惯了。教室又大,特别不好清理。其他人都跑了,就剩下我一个。

额,还有Bill的书包。

我想当时他可能打球去了。就没在意。但等我好不容易扫完半边教室的时候,Bill回来了,带着一身汗臭味。

哦,还有一封情书。

"嘿pine tree ,你看,这是什么?"讨厌的Bill,净拿这种事取笑我,我又不是不知道那是封情书。

"又受到情书了?可以嘛Bill,准备交往吗?"我装作漫不经心地回了他的话,实际上心里面咚咚地打着鼓——请别笑我,我到底还是有一点私心的。

"不,这个女孩不是我的菜。"上帝保佑,Bill竟然还有说出这番话的时候。

"哦,那就好。"

.............

"嘿pine tree,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

老天都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惊,我回头看下Bill,情况不妙,我差点失控了。

你永远想象不出来那时候他有多好看——他坐在一张桌子上,背对夕阳,余晖为他镀了一层金边,他就那么对我笑着。

就像,就像天使一样。

我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了。我死死地盯着他,简单的四个字似乎就要从我的喉咙里蹦出来。他还在等我的答案,我知道。

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就算被他讨厌也无所谓了,心情,心情一定要!......

"当然有了,Bill。"

"哦?是谁啊?"

".....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到底还是忍住了。

我不会让他困扰,不会让他为了我烦心,我忍受着这深入骨髓的痛苦,每天夜不能眠食不知味都是因为我爱他。

如果让你爱的人难受的话,那你的爱就没有意义了。但如果不告诉别人你的爱意会使他一辈子高高兴兴,我想谁都愿意?至少我。

世界上再没有比我更胆小的胆小鬼了。

我的爱情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却不如秋叶般静美。

后面的结局,我觉得你已经猜到了。我们慢慢的长大,有了自己的事业,慢慢的淡了联系,他结婚了,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到现在他肯定有76了——他只比我大一岁记得吗。而我,Dipper·Pines,则守着自己的秘密看着他度过美满的一生。然后自己孤单地离开。

我不后悔,我从来都不后悔,无论是遇见他也好,还是没有说出来也好,还是一生未婚也好,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种下的种子结出的果,我吃的津津有味。

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可能就是再见他一面吧。一次就好,然后我就心满意足了。

谁都知道我不能。

我的人生很长,很温馨,我有爱我的家人,有自己的信仰,没有很多钱,但是活得也还不错。年轻时爱过一个男人,直到现在也依靠着那些回忆度过时间。

这是Dipper·Pines的故事,谢谢你看到这里。

那么,最后说一句——

晚安。

————————————END————————————————

大声告诉我狗血吗!狗血!!!
虐吗!!还好!!
垃圾宁远对不对!!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请务必告诉我,我会努力改正的!!!
刚和瑾总说刀不起来就想到刀梗,我的错我来承担x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