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朝耀】触手可及

今天不是日记了...不过为了方便还是把日期和天气写了出来。依旧亚瑟视角。烂文慎戳哦(跪谢)喜欢的话,可,可以点心心或者赞,当然留评论最好啦...想和大家说话qwq请原谅我的任性!!!
————————————————————————————

1998.6.16 大雨

今天的天气一团糟。

昨天晚上我已经将房间全部整理好了。而且买了桔梗花回来。但是今天突然下雨,虽说是伦敦的常事但心情还是糟糕透了。

我烦躁不安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我记得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但愿王耀没有忘记这件事。英国人,尤其像我这样的绅士,对于迟到的人,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当然,我不希望失去他这位朋友。也只是但愿他罢了...

外面的雨一直不停,哗啦哗啦地下着。天空压抑而低沉,我看向窗外,雨水冲刷着窗户。外面的荒野一片狼藉。希望王耀能找到正确的路。也许他会迷路,那样迟到的话我也就原谅他吧。

一点五十九分,门铃响起。

"啊,嗨柯克兰先生...啊...累死我了。这雨可真大,不是吗?"眼前的王耀气喘吁吁地对着我笑。他今天穿着一套深蓝的牛仔服,但此刻已完全湿透了。黑色的雨伞摆在玄关处,还滴着水,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洼,"我想我现在一定很狼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哦嗨王耀...你看起来可不怎么好?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这不怪你,都怪这鬼天气不是吗?哦,我的意思是说...唉,您要一杯热茶吗?"我有点慌乱,可能是因为王耀湿漉漉的头发,那些头发可真漂亮。东方人的头发都如丝绸般柔滑吗?我甚至看到雨滴在上面滚动。

现在可不是欣赏头发的时候,亚瑟·柯克兰!你没看见吗?王耀需要热茶和干的衣服!!

哦对...要招待客人...

我把王耀领进屋,他起初还有点拘束,但当我端来一杯红茶时,他明显放松多了。

"您喜欢茶,是吗?特别是红茶?"

"哦是的...如果您喝不习惯的话,我可以取一些中国茶叶给您......哦对了,您需要换洗衣服吗?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借您一套。"

"啊这怎么好...那就麻烦您了,湿漉漉的身上还是很麻烦啊。"王耀先想托辞,不过他似乎想起应该接受好意,所以仍然高兴地接受了我。"顺便,如果可以,请为我泡一杯龙井吧。"

"哦好的,我先给您拿衣服吧。"我跑回卧室,取了一套我很久没穿的衬衣和裤子。感谢上帝,他们还未显得很旧。白衣黑裤,我想会非常适合王耀的。

"您先试试合身吗?这是我很久没穿的衣服,但还是很干净,请别介意...""没事没事,倒是我给您添麻烦了。"

王耀微微笑着,抱起衣服去了客房。与此同时,我就泡了一杯龙井——他要的,不是吗?我看着在水中舒展的茶叶,心情莫名好了许多,甚至哼起了一首儿时的歌谣。

"...嘿"

"有没有人说过,你唱歌很好听?"

我闻声回头,就看见换好衣服的王耀,手撑在桌子上对我笑——他笑起来真好看,眼睛弯弯的,像两轮新生的月亮。雨还在下着,家里开了灯。柔和的灯光打在他身上,一瞬间,我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对他总有一种不知名的熟悉感和亲近感。大概是因为他确实有魅力。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头也晕乎乎的。我想等会我得量下体温,我可能有点低烧。

"现在不就有人说了吗?谢谢你的赞美。"该回的话还是要回的。不过我对他的赞美的确受用。我很少唱歌,所以也很少听到这方面的夸赞。这挺新奇的。

雨还在下。

我沉默地转过身,继续泡茶,即使我的手有点发抖。

仁慈的上帝,请告诉您忠诚的信徒吧,

我对王耀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未完待续——————————————

废话时间!!!
首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目前可以公布的情报!!!
亚瑟柯克兰先生在遇到王耀之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直男。
王耀是一个直男。
其实写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突然兴奋,好想直接告诉小亚瑟你喜欢上耀耀了放弃吧之类的,乱七八糟的话。(手动笑哭)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