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和镜面 @Attractive 的床底故事联动(...)

南希大咧咧地盘腿坐在地上,蓝罩纱裙子掀起了一半,电风扇在她头顶呼呼作响。她正看书,讲一个撒哈拉的故事。看了一会儿,南希躺倒下去,头靠在枕头上。手机放着抒情的音乐,她听着,眼睛往床底下瞟去——好几个纸箱堆在里面,其中一个上面摆着她的速写本。她翻过身,往床底下最深处探望。

我能爬进去,缩成一团。她不止一次这么想过。夜里梦中总有一个黑影在房间里徘徊,南希躲在床下,纸箱后,透过缝隙窥探那双沉重的皮靴,刀尖淌着血。她屏着呼吸,大气不敢喘,眼睛瞪得铜铃大,能看见鲜红的血丝在薄皮下跳动。

床底是灰尘和梦的地盘,它与南希是不解之缘。一切皆有可能——微型的王国里小人忙忙碌碌,黑暗的鬼影,怪兽的眼睛,圆溜光滑如玻璃球,泛着澄澈的黄。南希的脑里有一颗想象力的种子,它在某一个褶皱里生根发芽,开枝散叶,破颅而出,变作千万根细细的藤蔓在房间里流动,像一阵风,像一条河。

藤蔓轻轻地缠住椅子,顺着椅腿往上爬,木质的椅子被举了起来,又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南希乱想着,想着蠢话。窗外骄阳似火,天亮得发白。

太热了,生锈的齿轮转动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嚎叫,南希平躺着,手放在腹部。

太热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