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双D】Soul mate

一个短打
虎头蛇尾(???)
(别吧你连虎头都没有)
试图复健→复健失败→继续咸鱼
Thank you for watching.
——————————————————————————————

Dipper·Pines交了新女朋友,这件事闹得全系皆知,原因是这个女孩是系花Elizabeth,著名的派对女王,浅金色头发,每天的连衣裙不重样,据说她参加的派对无一不是最疯狂,最欢乐,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方面很多人拐着Dipper的胳膊半羡慕半嫉妒地恭喜他,另一方面Dipper趴在好友Tyrone·Gleeful家的沙发上,像一条半死不活的咸鱼。

他向Tyrone大肆赞扬了他的女朋友温柔体贴,还有她那紧随Harper’s Bazaar的时尚品位,"不过这不代表她吃烧烤时会穿礼服,"他举起一只胳膊在空中晃晃,然后又英勇就义般倒了下去。他肯定了Elizabeth愿意陪他一起泡在图书馆的决心,但又委婉地表示他实在不喜欢她在场时只能无聊地看着手机。

"你永远找不到一个十全十美的女孩,反过来也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始终记不来她的口红色号,颜色太多不是我的错。"

Tyrone在旁边默默地听,手里剥着橘子,剥完了喂Dipper一半,另一半自己吃。Dipper顺从地张开嘴咬下那半个递来的橘子,将它小心翼翼地搁置在两排牙的中间,直到它滑进口腔,一咬便是溢满的橘子甜味和让舌尖微微发缩的酸。他把汁液送进喉咙,又翻了个身,百无聊赖地扯着Tyrone的衣角。

Tyrone低头看他,正好对上好友的浅蓝色眼睛——他朝自己笑,腮帮子鼓鼓,显然他还没有把那半个橘子吃完。从Dipper的眼里他看到自己,他们容貌相似,气质却截然不同。一个温厚一个冷漠,一个让人如沐春风,一个让人难以接近。Tyrone没好气地弹了一下Dipper的脑门,后者一边大叫一边拽紧了他的衬衫。

褪去稚气的Dipper·Pines讨人喜欢,除了他对神秘生物的狂热还有面对女性的笨拙。Tyrone想着,脑子却乱糟糟——他还喜欢边看书边按笔,从小就不爱洗自己的袜子。今天是个大晴天,阳台上摆着两人一起买的多肉。Dipper看着钟说一会儿他来煮饭,Tyrone嗯了一声,打开了电视,轻车熟路地播到纪录频道,看座头鲸母子在海洋里亲密相依。

Dipper坐了起来,神情专注不再懒散,Tyrone也盯着电视,心却飘进了厨房。他想起来昨天刚买了速冻咖喱,冰箱冷冻柜第二层,他吃牛肉味Dipper吃鸡肉味,还誓死不放胡椒。他俩的盘子还堆在水池里,一蓝一绿,盘面上还留着前天的披萨残渣。

她不可能像我这么了解他。一个想法跳进了Tyrone的脑袋,他吓了一跳,使劲地摇了摇脑袋。Dipper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他摆摆手,电视上雄鲸在教小座头鲸唱歌。Dipper很快又专注于电视,Tyrone靠着软软的沙发,身体放松,心情却跌入谷底。

这又不是第一次,他安慰自己,Elizabeth之前还有Helen,和Dipper志同道合,一头黑发,戴红框眼镜,做过最出格的事不过是年少时半夜和朋友一起去烧烤店。至于现在的这个,Tyrone没少收到她邀请自己一同参加舞会。得了Gleeful,朋友的事他自己清楚,Tyrone又剥了个橘子,一瓣一瓣地塞进嘴里。

鲸鱼的歌声此起彼伏,Dipper起身进了厨房,他拉开冰箱习惯性地检查了一下,然后拿出了那两盒咖喱。一段时间后香味飘到客厅,Tyrone不着痕迹地吸了吸鼻子,心情好了大半。

吃过晚饭,Dipper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茶几上摊着一本数独书,他们来了几轮,输赢各半。Dipper抱怨学校里古怪刁钻的数学卷子,Tyrone接着想起某个化学实验室好像又被炸了,两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夕阳西下,只剩余晖照耀房间。

Dipper拿起挂在架子上的外套,在门口他拥抱了一下Tyrone,说希望他不介意自己下次把Elizabeth也带来做客,她一直想见见他。Tyrone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同意了,并说自己会准备些零食。Dipper笑了起来,真切地握了握Tyrone的手。

房门缓缓关上,Tyrone回到客厅,倚在阳台上点了一根烟。夜幕降临,白烟升起,Tyrone·Gleeful突然没了兴致,他掐灭了烟,把多肉搬回房间,接着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最后闭上了眼睛。


————————————end——————————————————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