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双dip】嗨


又俗又臭又长的流水账,我大概是个废人了jpg.

是社会人(正经意思)Tyrone×大学生Dipper

咸鱼翻身翻不得,独躺在地自流泪

——

1.

"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

"这不是重点!"

对方的笑声穿过长长的电线,透过沙沙的话筒杂音传进Dipper·Pines的耳朵,他脸颊微红,把话筒更捂紧了些,还得分出神去瞪旁边窃笑的Mabel——现在总需要三心二意。他深吸一口气,平静而客观:

"还有一个星期,对吗?"

"我已经定好机票了。"

"嗯...好吧,那就,早点回来。"

电话已经挂断了,Dipper却还怅然若失地站在原地,手举着话筒,眼睛直直地看着那台红色的电话机。

"嘿bro!醒醒!"

后背突然遭受一记重击,Dipper踉跄地往前走了几步,方才回过神。

"痛!Mabel!"

"你看上去和那些独守家中的姑娘们没什么不同!"Mabel一边咯咯笑着,一边安抚性地在她胞弟的背上摸了两把,"男朋友,一段激烈火热的爱情,双方如胶似漆,甚至出差都要每天打..."

" Enough!"

Mabel做了个陶醉的动作,长长的棕发拖到地上。Dipper整张脸都涨红起来,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他恶狠狠地把话筒砸回座机,快步走向客厅的沙发,头枕着一边,像要马上睡过去。

" knock knock,猜猜我是谁?"

Mabel憋着笑从背后捂住Dipper的眼睛,后者叹了口气,闷闷地答了一句:"Mabel·Pines。"

" Nope!"

"袜子玩偶狂热粉丝?"

" Never!"

"全世界最棒的红娘?"

Mabel这才把手放下来,她撑着身子低头看他,长长的头发扫过Dipper的鼻尖,让他有点想打喷嚏。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和Tyrone并没有你说得那样。"

"可是你三更半夜都要爬起来跟Tyrone·Gleeful卿卿我我!看看你的黑眼圈,那就是证据!"

"我只是起早背单词!"

"bulabulabula,狡辩!"

Mabel大叫着揉乱了Dipper的头发,后者反过身来也把她的头发掀到脸上。两人玩闹了一会儿,才和解般一起坐在沙发上。

Mabel抱着侦探鸭的枕头,把下巴搁在上面,"他已经出差快两个月了吧?"

"emmmm,准确来说是两个月零三天。"

" Gross!"Mabel夸张地抖了抖身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知道没办法的,Tyrone这次要去非洲,隔着一片宽宽的——"她举起双手挥舞起来,身体左右摇摆,"海洋!那叫什么来着..."

"...Mabel,我真的很担心你期末的地理考试。"

"怕什么!"

"怕你拿不到足够的学分?"

"额啊啊啊,就让我再快乐一会儿不行吗!"

Mabel哀嚎着往后一躺,把侦探鸭的脸都揉得变形,Dipper得逞似的笑了笑,从茶几上拿了一袋薯片——噢,已经开封了好几天。他又消沉下来,只拿了一片放在嘴里,试图催眠自己这还是脆的。

"bro?"

"嗯?"

Mabel坐起来,一只手卷着自己的发梢。

"别担心,他很快就回来了。"

2.

好吧,我可能真的太在意Tyrone了。我是说,他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自己,并不需要我操心......

Dipper·Pines托着腮,漫不经心地在本子上记下一连串的年代数字——历史课总是无聊得让人打瞌睡,老师在前面滔滔不绝,要记住的东西繁琐又复杂,他甚至觉得下次上课他们的重点会是拿破仑穿什么颜色的裤子去打仗。他打了个哈切,把98写成了93,又急急忙忙地划去,在旁边补救了一个圆润的8。

这个数字也不对,离他回来只差6天。

.......我在想什么。

Dipper在纸面的边角写了个小小的6,他迟疑了一会儿,画了一颗小小的星星。

他就像星星。

"Pines先生,请重复一下我刚刚说了些什么?"

"到!额......英国不干涉普法战争的原因?"

"那是上上个问题,Pines先生,我真诚地希望您上课认真听讲。"

老师幽默地把最后一个字的音提高,很显然他并没有真的生气。周围发出善意的笑声,Dipper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重新坐下去。

3.

" So,你今天要陪Mabel去买衣服吗?"

"目前是这么预定的。"

Dipper把手机放在桌上,隔着灶台和Tyrone讲话。Tyrone能听到爱人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谁在洗澡?"

"Mabel,"Dipper一边切着菜一边答,"你知道的,'这是一场硬仗!'"他捏尖嗓子,学着Mabel的语气,"我一定要第一个抢到那件独角兽卫衣!"说完他便笑了起来,Tyrone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脸上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她真有活力。"

"她等这天促销等了好久,"Dipper把切好的土豆和菠菜倒进碗里,伸手去拿洗好的小番茄,"商场肯定会人满为患。"

"我也觉得。"

Dipper没再说话,专心弄手头的沙拉。Tyrone默默地听着,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等我回来,我们也去一趟商场?"

"嗯?可以啊,你想买什么?"

"西装。"

"你已经有很多套了,"Dipper大声说,把做好的沙拉装进盒子,"是新款吗?"

"当然可以买新款...给你。"

"嗯???"

Dipper猛得回过头,Tyrone为什么突然要给他买衣服?他在围裙上擦擦手,不思其解,"我有一套旧的,而且你也知道我穿不习惯西装,太紧了。"

"那是因为你总是把领带打太紧。额.....总而言之,"Tyrone迟疑着,最后尴尬地咳了一声,"为了某些重大事件?"

"什么重大事件值得再买一套新的?"

"我们的结婚典礼?"

"........."

"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Tyrone无奈地笑着,放下手机——他完全能想象得到Dipper·Pines冲到桌前把电话挂了以后,蹲在地上,耳尖红得滴血的可爱模样......

Tyrone把手机贴着额头,企图让冰凉的手机壳给自己的脑袋降降温。

好想快点回去。

4.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

"嘿,Dipper!我们今天有个派对,想一起来吗?"

同学亲密地搭住Dipper的肩膀,坏笑着在他耳畔悄悄说:"听说这次会有很多女生哦~"他眨眨眼,言外之意不言而喻。Dipper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抱歉,我今天要去机场。"

"哇哦,你要去接女朋友吗?"

"你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女朋友..."Dipper推了他一把,"我去接人。"后者笑着退了几步,仍然不死心,"得了吧,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位幸运女孩?"

"准确来说是男性。"

"What???你朋友吗?"

"emmmm...不是,"Dipper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摇摇头,"不是朋友。"

"到底是谁啊——"同学拖长了调子嚎,"你就告诉我吧。"

Dipper笑了,冲他挤挤眼。

"我的家人。"

5.

机场里人声嘈杂,Dipper吃力地在人群中穿行,嘴里不停小声说着:"借过,抱歉!麻烦让一下..."终于他挤到尽头,顶着一头乱发,眯着眼看大屏幕,仔细核对寻找Tyrone乘坐的航班。

噢,马上就到了。

他一下子心情好起来,赶紧把头发捋了捋。

我该对他说什么?欢迎回家?或者直接去帮拿行李?那样好像不太好...他肯定会黑一圈,只剩牙齿是白的。想到这里,前所未有的Tyrone滑稽像让Dipper忍不住笑起来。他站在原地,时不时抬头看看荧幕。时钟滴答滴答,Dipper的心也雀跃起来。

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空中响起飞机呼啸的声音,Dipper抬起头,默默地注视——他看它缓缓地下降,落到地上,滑行,发出巨大的响动。旅客成群结队地从飞机上走下来,与Dipper擦肩而过。出来的人越来越少,Dipper皱皱眉头,拨了电话。

" Hello?Tyrone,你在哪?"

"抱歉Dipper......"

听着电话那头沮丧的声音,Dipper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开玩笑般问出了最有可能的猜测:"别告诉我你得再晚几天才回来。"

"好吧......就是这样。抱歉D,我尽量争取早点回来。"

Well,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好吧,别太累着。"

Dipper脚踢着地面,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显得失望,"早点回来。"

"......好。"

6.

"嘿bro!怎么样?你们是不是直接当众...Dipper?"

"他可能,得再晚点才能回来。"

Dipper一边把鞋子脱下放在架上,一边勉强笑着,"你上次是不是说有一家特别好的蛋糕店?等他回来,我要他请我们俩吃最贵的那个。"

"哈哈...那我要加草莓!"

"加很多很多。我先回房间啦,明天教授要点名提问的。"

"可是明天是周日。"

"额... Never mind."

Dipper抱了抱Mabel,后者犹豫着拍拍他的背,"你还好吗...?"

"这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Dipper又笑了," Well,Time for studying!"

"好吧,别学得太晚。"

糟透了。

Dipper把门关上,隔绝了Mabel担心的目光,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永远不要期待未曾发生的事。

7.

美好的周日,阳光明媚,鸟叫清脆,可惜这些都不发生在Dipper被聒噪的闹钟吵醒的时候——他临睡前忘记把闹钟关掉。六点半,天才蒙蒙亮。他哀嚎一声,把自己重新窝回被子里。

温暖,舒适,睡不着。

Dipper不停地眨着眼睛,心如乱麻,他期待 一个回笼觉,可惜事总与愿违。眨眼睛一分钟根本不顶用,他坐起来,烦躁地抓抓头发,认命般起了床,准备去刷牙。

镜子里的Dipper·Pines一副颓废的样子,睡衣滑落一边,在冰凉的空气中暴露一只肩膀。头发乱翘简直上了天,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眼圈,脸颊是鼓的,里面装满了薄荷味的泡沫。他三下两下就搞定了晨间洗漱,把漱口水吐到水池里,他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准备随便弄点吃的当早饭。

速冻咖喱是个好选择,或者玉米片加牛奶装上一大碗...

"叮咚!"

门铃响了。Dipper回过头去,疑惑地想着Mabel是不是又在网上买了什么东西——只是个快递,他瞅瞅自己的穿着,决定就这么去开门。

他闭着眼睛把门打开,结果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外面的人,他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好在Dipper一下子被人拉住,才没有与地板亲密接触。他尴尬地道了谢,把眼睛睁开直到他看清来人——

"嗨。"

Tyrone·Gleeful风尘仆仆,两只手各提着一个箱子,领带歪歪扭扭地搭在胸前,皮肤是晒黑了,但还没有到只能看见牙齿的境界。Dipper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张着嘴,傻呆呆地看着他。Tyrone笑了笑,把箱子放下来,结结实实地给Dipper来了个拥抱。

"我不介意清早接吻的。"

上帝天神梅林的胡子Mabel的魔法橘子汁独角兽毛。

我应该穿得好一点。



后续:

"你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因为我想给你个惊喜?"

"那你也可以,晚一点或者中午再回来?你看我们都没穿好衣服,而且你早晨需要休息啊。"

"可是见你比打领带重要多了。"




                             end

小小的废话:
          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发到lof上
          太久没有动笔,写完就发现,退步太大了
          想看评论,想看见解,想听建议(呼喊)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