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D】一周爱情(下)

完结撒花!
ooc严重,请注意避雷
其实文题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x
食用愉快❤
————————————————————————————

"所以这就是你穿成这样的理由?"

星期五下午,三点十四分,国王大街上一家小奶茶店门口。

Bill一边咬着吸管一边打量着站在一边的Dipper——灰色棒球衫,印着洋基队的标志,hmm,他甚至都不知道pine tree看棒球,也许今天他应该搞两张棒球赛的票。高腰的深色牛仔裤勾勒出这个年轻小伙青春的线条,他的屁股一定比咖啡还美妙。

拔掉吸管,Bill把杯里的咖啡一饮而尽——偶尔尝尝这种速溶饮料的味道还不错,特别是跟一个屁股漂亮的人在一起。他朝Dipper笑了笑,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Bill状似无意般瞟了一眼他的耳尖,然后伸手捋了捋Dipper的头发,手指在一小缕卷发之间打转,"你看上去很棒,pine tree。"

"额....谢谢?"

Dipper挠挠头,局促不安地把手插进兜里。他没想到Bill会这么称赞他,老实说换上这套行头他还有点不习惯。只是迫于Mabel的要求罢了。

你永远不会想看见Mabel·Pines为她的弟弟挑衣服的样子。

"老天,你都不告诉我你们要到哪里约会,我该怎么给你配衣服?你想试试裙子吗!"

Dipper忍不住想起他起床时看到还敷着面膜的Mabel在客厅,准确来说,是在成堆的衣服中抓着头发绕圈的样子,场面实在太过惊悚,在一刹那Dipper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幽灵,咳,他必须把话说得委婉点,请见谅。然后Mabel就张牙舞爪地朝他丢了几件衣服叫他赶紧换上,脱下那件"老土",至少Mabel是这么说的,的蓝夹克,Dipper终于"有点青春小伙子的模样了"。

"至少你现在上街肯定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的目光!当然很可惜,这个,帅哥!心有所属啦!!!"

"额啊啊啊,Mabel,我不喜欢他。"

"啊哈!我没有说是谁!你才是心知肚明!"

....无论怎样,Mabel对于给别人挑衣服这件事还是乐此不疲,而且事实证明她的审美观还是不错的。

Dipper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颇有些不自在地撇了一眼Bill,后者正专心地搅动着杯里剩余的咖啡——Bill今天穿得很正式...不过他穿着一向如此,黑色的西装配上闪闪发光的皮鞋,还有领带,Dipper不知道Bill有多少条领带,至少他知道的就是这个男人每天都会换一条,不同颜色不同样式。

哼,他肯定是为了遮住他的喉结。Dipper不服气地想着,心里却有些沮丧——男人都应该有喉结,说实话那挺性感的...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有凸起,生命在跳动。

可是他觉得Bill更帅气,而且他的金发很好看。

呵,如果Mabel在她肯定会尖叫着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Dipper自嘲地笑了笑,他抓了抓耳朵,思考着要怎么开展下一个话题,"额...Bill,我们今天要去哪?"

"噢!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了!我之前和你提起过!你肯定会喜欢那个地方的!"

Bill笑着拍了拍Dipper的背,他似乎心情很好,甚至哼起了一首不知名的滑稽小调。

".........哈?"

——

"你没告诉我我们是要参加一个...派对?!!!而且这么正式!!!"

"冷静点,pine tree,这是个惊喜。"

"你叫我怎么冷静???"

Dipper难以置信地看着Bill,后者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在他们的周围全是穿着晚礼服和西装的男男女女,谈笑声,音乐声,时不时还有碰杯的声音。他一路被Bill牵着来到一栋别墅门口,茫然地看着Bill按响门铃,茫然地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年轻女子打开了门和Bill拥抱,茫然地和那个女子握了手说很高兴认识你。

然后他,Dipper·Pines,莫名其妙地站在一户他根本认都不认识的人家的客厅里,参加着一场比较正式的家庭派对。

"你应该告诉我你今天想干什么!我甚至没有穿一套好一点的衣服来!"

Dipper咬牙切齿地瞪着Bill,这一刻他恨不能揪起这个古怪的,老男人!的衣领把他丢出窗外,或者说把他堵在厕所里冲进下水道!全场人都穿着正经!棒球衫在这里格格不入!

"得了pine tree,你今天穿得真的很不错。"

Bill伸出手,试图去拍拍他的pine tree的肩膀,却被后者一把打开,"这很不礼貌!而且很尴尬!"

"可是这家的老太太做的曲奇很好吃。"

"仅仅为了这个???"

"对呀,仅仅为了这个。"

God damn it.

Dipper认识Bill这么久,他觉得,他终于,明白了一个真理。

那就是,Bill·Cipher随心所欲,毫无逻辑,他的常识少的可怜,而且那些可怜的礼仪似乎都被狗吃了。

他就是有一副好皮囊。

......虽然Dipper早就这么觉得,而且他也没认识Bill很久。

万事不顺。

——

Dipper·Pines沉默地站在派对的角落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放了些曲奇。

至少这会让他看上去有事干,不至于那么傻。

不远处,光鲜亮丽的Bill正被一群可爱的小姐拥在中央,哦天哪,看他那表情,似乎下一秒他就能掏出玫瑰花对在他旁边任何一个女人单膝下跪高喊我爱你,文质彬彬风度翩翩,正是位君子!遇见他真是福分!

...他怎么还没被人打死。

Dipper恨恨地把一块曲奇丢进嘴里,用力地咀嚼起来。浓郁的巧克力味在口腔里漫开——Bill有一句话说得对,曲奇很好吃。

但是就以Dipper现在的心情来说这么美味的东西也是味同嚼蜡。

今天真是糟透了。

Dipper机械地嚼着嘴里的食物,苦涩却涌上心头,像是被浓重的黑暗包围,吞噬,Dipper甚至觉得自己的皮肤痒兮兮的,冰凉冰凉。

他很少喜欢上一个人,或者说他很专一。和Wendy说开以后他们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可是在遇见Bill之前他想起那个红发的女生,心还是会忍不住微微悸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Bill出现。

Bill·Cipher改变了他的人生。

似乎生活在遇见Bill之后就偏离了原有轨道。如果没有Bill,Dipper说不定能喜欢上另一个美丽的姑娘,她说不定和他一起工作,他们说不定会谈天论地,会恋爱,会亲吻彼此,如果这样,Dipper·Pines就不会喜欢上一个比他大上几岁的同性,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参加一场派对,让事情变得一团糟。

............

Stupid Bill·Cipher.

你看,遇见Bill,Dipper说脏话的次数也变多了。

虽然是在心里。

Dipper忍不住朝Bill的方向望去,他还是那么光彩夺目,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就算有些距离也影响不了他的美感。Bill的五官深邃,金发金瞳深受女孩子的喜欢,还有那一点玩世不恭的神气......

好吧好吧,他事事完美,就连男人都逃不过他的魅力。

Dipper认命般叹了口气,靠在墙边,躲在灯照不到的地方,周围人来来往往,没有谁会注意他,也没有谁会来敬他一杯朗姆酒。

.....就算有人来我也会拒绝,我会喝醉的。

似乎是为了安抚自己,Dipper想着,为自己找着借口,他低下头去,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一道道涟漪,伴随着麻痒,甚至有些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大,一直到他的鼻子都有点酸。

这根本不是一个约会。

"嘿pine tree,玩的开心吗?"

一双熟悉的皮鞋,熟悉得Dipper恨不得想踩上去。

"抱歉,但是你不会对一位热情的小姐置之不理吧,等会就要跳舞了,你想,嗯哼?"

为什么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轻快,为什么他还是那么冷静,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可你面对的可不止一位。"

为什么我还要纠结于这个话题。

"天哪...我敢保证这场派对没有提供酸梅啊?"

对,他们当然没有提供,只有你会开这种低劣的玩笑。

"我不想跳舞,Bill,我要回去了。"

"什...pine tree,别闹了。"

"别那么叫我!"

甩开微微错愕的Bill,Dipper风一般跑出了这栋房子。

管他的,去他的,谁管你尴不尴尬,我现在就要回家。

——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Pines小姐,p...Dipper已经三天没来CD店打工了。"

"当然,现在是我替他的班...不对,所以你已经观察这边三天了???"

Mabel仰着头看着这个高瘦的男人,她紧皱着眉毛,心里有点不舒服——那天Dipper回家后就一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饭也没有吃...她很少看到自己的兄弟难过,而这一次的程度简直闻所未闻。

这个男人真的很怪。

Bill·Cipher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这个和Dipper容貌相似的女子,斟酌着自己的话语。

他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现在pine tree更重要。

"我想知道他在哪。"

"好吧...你知道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而且你让我可怜的小弟弟伤心了,你这个负心汉。"

"什么?"

Bill·Cipher眨了眨眼睛,CD店里依旧嘈杂,可他仿佛只听到了Mabel·Pines的那一句话,还是用喇叭在他的耳边咆哮。

"你让我可怜的小弟弟伤心了,你这个负心汉。"

让他转化一下。

Dipper·Pines对Bill·Cipher有感情,而且1000%是爱上他了。

为什么是1000%?老天,这还有别的选择吗?

Bill发誓自从他出生以来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这般的狂喜,这一秒他觉得自己应该把天空撕裂,或者跑去总统住的地方抢了他的呼叫器昭告天下Bill·Cipher就要得到爱情,前提是如果总统有那种玩意儿的话。

然后再前提是Bill必须找到他的心上人然后把他带回家他不愿意就扛回家然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给大家一个美满大结局。

Wow, so exciting.

Dipper说过一句话,他应该说过,Bill的关注点从来都很奇怪。

看,他说对了。

" Bill?Cipher? Bill·Cipher!"

"嘿shooting star!一切顺利!所以你弟弟在哪?"

"shooting star...???"

天哪,我明白为什么Dipper总是告诉我他讨厌Bill·Cipher了。

"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会知道的,shooting star,我总能知道,我总能找到他,就像我在雨天找到他一样,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所以为什么是sh......额啊啊算了,我告诉你!"

"明智的选择。"

Bill打了个响指,得意洋洋地看着Mabel,殊不知他这副模样在旁人眼里看来简直就是满面春光。

.......甚至有点傻乎乎的。

"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会尽我所能,小姐。"

"你永远不会再让我的弟弟伤心。"

"hmm,这很划算,成交吗?"

"成交。"

——

Dipper坐在阁楼的窗台边,借着太阳的余晖读完了手里的书,故事的结局不算好也不算坏,他合上书,望向窗外的远山和夕阳。

他又回到了他叔公在重力泉的神秘小屋,以前他和Mabel一起来这里过暑假。这个偏僻的小镇,除了居民有时候会干些稀奇古怪的事,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不方便,独居在此也还算舒服。

至少Bill不会找到这里来。他不由自主地想着,又使劲摇了摇脑袋。

我才不去想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他站起身来,摸过那张属于他的吱呀作响的小木床,这几天他还是睡在上面,说实话,已经不合适了。我长高了,他笑了一下,正准备走下楼梯,心里仔细考虑起要不要去买个临时的睡袋。

"咚咚"

嗯?什么声音?

Dipper停住脚步,身后传来一点声响。是风吧,他耸了耸肩,继续往下迈了一格。

"嘭,嘭嘭嘭!"

声音怎么越来越大了???

Dipper迟疑地转过头去,余晖下阁楼的房间都被染上一层淡淡的温暖的夕红色。

还有在窗外一张熟悉的脸。

" Bill??? What the...???"

"惊喜!!!嗨pine tree!我给你带了个口信!"

Dipper慌乱地跑过去,期间他差点摔倒两次,然后打翻了一张椅子,真疼!不过最终他还是到达了窗边,他的手打开窗子的时候都有点颤抖,Bill·Cipher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Dipper颤声问道,不敢置信地看着Bill的脸,对上那一双笑吟吟的金色的眼睛,Bill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在他的目光之下Dipper无处可藏。

"我当然会找到你,不然我就不会发现你,雨天指引我!"

"雨天...? Bill你在说什么???"

"别在意那个pine tree,你想听听你的口信吗?"

Bill蹲下来,修长的手指抚上Dipper的脸,果不其然地感受到了他可爱的小家伙猛然上升的温度,你说说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开心呢。

"什么口,口信?"

"咳咳," Bill大声地咳嗽了一下,假装正经地盯着Dipper,他的小松树连慌乱都这么可爱。突然Bill想要一大束玫瑰花,他又看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大声对Dipper喊道:

"这里有一个来自Bill·Cipher给Dipper·Pines先生的口信,告诉他我们是天生一对,命中注定。"

"...哈???"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现在就去订玫瑰花,因为全宇宙的Bill·Cipher也只想要,也只需要送给一个灵魂他的爱情。"

"停!!!!"

"所以你的意愿?"

Bill身子又往前倾了倾,他们两人的距离不超过5厘米,这样的距离恰到好处地让Bill能够欣赏Dipper红透的脸颊和耳尖,他安静地等待着,因为他势在必得。

Dipper·Pines的脑袋高速运转,他甚至能听见自己体内有因为温度过热而发出的轰鸣声,他张了张嘴,试图让一点空气流进身体,冷静,冷静,他不断地做着深呼吸,却每一次都被眼前的Bill的脸打断,然后再升温,再紧张。

他就是个祸星!!!

" Bill,我们才认识不久。"

"准确来说是两个星期零三天。"

"你会喜欢上一个你只认识不到三周的人?"

"事实上你也是,而且我是在认识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这,有点荒谬!我,我..."

"嘘——"

Dipper的话语突然停住了,他呜呜地试图发出几声声音,却徒劳无功。嘴唇上温热的触感使他的大脑几乎一下子就死机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的舌头就伸了进来,搅动着他的舌头,把他的口腔翻得一团糟。房间里响起暧昧的水声,Dipper的大脑一片空白。

"哈......"

"再来一次?"

Bill得逞地笑着,抚着Dipper的脸。

门传来被推动的声音。

"wow,我似乎应该走了。"

Bill抬起Dipper的脸,后者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在这个大男孩的额头上又吻了一下,翻身跳下了窗台。

"等等...什么???"

"嘿bro!!!发生了什么?"

Mabel·Pines推门看到的第一眼景象就是她的兄弟蹲在窗台边把脸埋进衣服里,头顶似乎冒着一缕缕白气。风吹进来,窗户大开,帘子被吹起。

"Dipper...?"

"Mabel...?让我静一静..."

"噢,OK?"



后续知道那天下午发生了什么的Mabel直接在大街上尖叫着摇晃着她的小弟,不顾周围人疑惑的眼神甚至还宣布她的小弟弟有了男朋友!!!

当然,Dipper也立马大叫着捂住了她的嘴,以最快的速度把她拖回家,打开门的是Bill·Cipher。

————————————end——————————

评论(13)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