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D】一周爱情(中)

懒癌晚期患者试图产粮x
欢迎捉虫和评论!
下次就没啦
——————————————————————————————

" Bill·Cipher,如果你再骚扰我我就要打电话叫警察了。"

"得了pine tree,你我都知道警察有多没用。"

那是星期三的下午,阳光明媚百花盛开,Dipper却待在黑乎乎的仓库里戴着口罩举着鸡毛掸子打扫那些旧货。按理说这地方非工作人员不得进入,可是Bill还是进来了,懒懒地靠着Dipper旁边的柜子,对那些"闲人免进"的告示牌熟视无睹。

"你应该出去Bill,你不该在这里。"

"别那么绝情,我对花粉过敏,外面全是花,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在街上打喷嚏吗。"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乐意。"

..........

我早该知道和他讲道理都是废话。

Dipper爬上梯子,打开了仓库的窗户,阳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Dipper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空气中的尘埃。他爬下来,伸了个懒腰,准备继续工作,不自觉地,他撇了一眼Bill。

Bill似乎睡着了。

阳光下的Bill似乎没有他平常表现出来的那么欠扁,甚至还有点好看。他的五官被柔和了,竟叫人无端生出一股"他很温柔"的错觉,当然Dipper知道这都是假象。他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切都被染上了金色,甚至连Bill的发带都仿佛镀了层金,显得华贵起来。他是个年轻人,只比Dipper大上四五岁,此刻正散发着年轻的生命力和那要命的荷尔蒙。

...他可真够幸运的,正好站在阳光下。

Dipper最后以这么一句话作为结尾,结束了自己的想法,显然他有点词穷。然后他轻手轻脚地继续开始打扫,尽量让灰尘少一点。

再怎么说睡着了还让他呛灰实在不够厚道,对吧。

.......这鬼天气真够热的。

在Dipper看不见的地方,Bill·Cipher偷偷睁开了眼睛,嘴角上扬。

——

"工作辛苦了pine tree,如果不算上那些你摔CD的次数,你的工作很完美。"

"我又不是故意的!"

Bill举起手里的可乐,朝Dipper的方向挥了挥,如果一股脑地全喝进了肚子里,碳酸饮料在胃里不停地冒着泡泡,Bill咽了口口水,好让那些该死的嗝消失在他的身体里。

Dipper已经下班了,把围裙解下来放在员工储物柜里,他伸着懒腰朝自动贩卖机走去,花了几个硬币,买了一罐橘子汽水和一罐可乐。他打定了主意Bill不喜欢橘子汽水,而那正是他准备给他的。

这是Dipper·Pines小小的恶作剧。

"哦pine tree,谢谢你的慷慨。"看到来人拿着的两罐饮料,Bill·Cipher翩翩有礼地鞠了个躬,然后非常,非常自然地拿走了那罐可乐。

"没人不喜欢可乐对吧。"

砰。Dipper眼睁睁地看着Bill笑眯眯地把可乐打开,然后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Dipper想起这么一句话,而且他要把他视作新的真理。

"不过说实话,我以为你不会喝饮料的。"

Dipper一边摇了摇手里的汽水一边朝Bill喊道——在Dipper的强烈要求下他们相隔了差不多三米,"你看上去不像是会喝这种,额...反正不会喝碳酸饮料的男人?"

"那你认为我该喝什么,咖啡,酒或者红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陪着英国的小姐们在开满鲜花的玻璃花房里以吃马卡龙打发时间?"

"你看上去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谢谢赞美,pine tree,另外你应该多看看关于英国的书,你知道那里的女孩从前束腰甚至可以让腰细到能让人一只手握住吗。"

Dipper不屑地朝他撇了撇嘴,又喝了一口手中的汽水,甜甜的味道占据了Dipper的喉咙,他皱了皱眉头,没好气地把还没喝完的橘子汽水丢进了垃圾桶。

"你最好闭嘴Bill,我现在心情不太好。"

Dipper抹了一把耸拉下来的头发,烦躁地叹了口气,Bill眨眨眼,嘴角的弧度有一秒降了下去,但只持续了一秒,他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亲爱的,我真希望你是因为吃醋才心情不好。"

"别做白日梦Bill,不是谁都像你那么讨厌。"

Dipper继续折腾他的头发,可怜的卷发被他整得乱糟糟的。Bill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了,他快步走了过去,挡在Dipper的面前。

"嘿pine tree,你这里有一点饮料没擦干净。"

Bill托着Dipper的脸,修长的手指擦过他的唇瓣,在中间还暧昧地顿了一下。Dipper呆了一秒,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用力去推Bill,不料却被Bill一手擎住,动弹不得。

尴尬的场面。

他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的???

Dipper抬起头看着Bill,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恐惧,那时Bill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小的时候他和Mabel看见的那只捕猎的黑猫,懒懒地趴在麻雀的不远处,眼睛似乎都是眯起来的。

我不会抓你,黑猫的感觉给人如此,就连Dipper都差点以为那只猫根本不会去抓鸟,也许他只是在休息。

可是结果呢,黑猫一下子窜了出去,咬住了麻雀的身体,一口把那只可怜的鸟吞下跑走了,原地只剩下几根散落的羽毛。

"嘿,别怕我。" Bill闷声说道,打断了Dipper的思绪,他的意识回归本体,才发现此时这个似乎一直在笑着的男人面无表情。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Dipper慌张地压下心里油生的恐惧,咽了一口口水,皱着眉头狠狠地瞪着Bill。

气势上不能输,对吧。

Bill看到Dipper从一开始的惊恐到现在倔强地抬着头瞪着他,内心是惊讶的。

这个pine tree这么听话的吗,叫不怕就不怕。

这么想着,Bill·Cipher先生的心情简直就和今天的天气一样,晴空万里。这感觉像是心在最痒的时候被人配合地挠了挠,恰到好处,分寸得当。

他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见Dipper的心情实在是件好事,Bill也就不打算在这里僵持太久了,嬉笑地松开手,在Dipper简直要冲过来咬他的眼神里不怕死地冲这个有趣的男孩,至少他这么认为,挤了挤眼睛。

"放轻松Dipper,这只是个玩笑。"

"你是在逗我吗?!玩笑?!哈?!"

——

Bill·Cipher是个讨厌的人。

这点在Dipper想起周三的那些事的时候更加确信了。

"嘿老兄!你趴在桌子上干嘛!"

上帝,该死的。

Dipper是不会向Mabel承认自己的耳朵在发热的。

——

"Living without you is like Tv in black and white.

you turn me on and brought color into my life,

When I'm around you suddenly I realize,

that I was blind before,

I saw the world through your eyes."*

Dipper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那张CD。

对,Bill送给他的那张。

说实话,这张CD不赖,至少听了这么久Dipper都没有觉得不适,以他胳膊上没有鸡皮疙瘩证明。

温柔的女声环绕在Dipper的耳边,使人逐渐平静。心里的烦恼仿佛被一扫而空,Dipper睁开眼睛,就连眼前灰暗的天花板此时也似乎变得明亮了一些。

这些歌能被出成CD还是有一定原因的。Bill的眼光还不错。

.......可是为什么封面那么花哨呢。

Dipper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他翻了个身,一首歌已经结束了,播放机里传来沙沙的声音,代表马上要切出下一首歌。

不知道这一首会是什么样的。

"嘿!惊喜!"

什么???

Dipper吓得一下坐起身来,重心不稳差点摔下床去。机器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欠扁。

"哈哈哈哈好久不见pine tree,让我想想,你现在一定很惊讶为什么这张CD里有我的声音,well,有时候你可以自制CD然后在里面加点小小的私料。这张CD并不是在店里买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去他妈的Bill。

Dipper狠狠锤了一下床,手却不小心碰到了木制床角。

一瞬间Dipper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死神。

"而且封面也是我自己设计的。"

那你的审美观实在太糟糕了。

男人喋喋不休地说着,几乎一大半都在吹嘘他是怎么把这张倒霉CD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购物袋里,然后再把他作为礼物塞给Dipper。Dipper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却手撑着头,没有按下暂停键。

Mabel还在洗澡,马上就要到睡觉时间了。按Mabel的话来讲,平常这时候Dipper应该是在刻苦钻研他的物理题或者数学或者别的什么。

书呆子。

有时候Mabel会这么叫他,然后挥舞着拳头朝他冲来,夺走他的书然后叫他把灯关上睡觉。她和他抱怨过很多次,可是Dipper在读书方面固执得像头牛。

可是Dipper今天没有,他在听CD,或者说在听他最讨厌的人讲话。他的书被扔在了一边,孤苦伶仃空虚寂寞冷。

我有时候也得放松...对吧?也许听Bill说说话不算太坏,老实说听他讲话我都困了,他的声音太催眠了......这对睡眠有帮助!

Dipper的眼皮子开始打起架来,终于,他支撑不住,趴在床上睡着了。

等Mabel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她亲爱的弟弟睡得正香,旁边的CD播放机还在运行,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嘿pine tree,umm,Dipper,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我觉得你挺有趣的...老天,我就没有说过这么恶心的话,你想听我的呕吐声吗?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愿意所以我就录下来吧!所以...晚安? Oh jeez,我发誓我只是想恶心你一下,得不偿失。"

不是吧。

Mabel一脸惊恐地看着CD播放机,嘴角微微抽搐。

来真的???

这下轮到Mabel·Pines体验失眠的痛苦了。

——

" Bill,你有在CD里说什么奇怪的话吗?我姐姐最近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所以这表明你没听完?"

"我听着听着睡着了,如果你去当老师,下面一定会睡倒一大片。"

星期五,最后一个工作日,Dipper·Pines一边整理着柜里的CD一边冲坐在前台的Bill喊道,他已经放弃让Bill回家了,与其对牛弹琴还不如让他找点事干。

"我觉得我说的话不至于让你姐姐大惊失色。"

"你知道我不信你对吧。"

"你可以自己听听看?"

Bill撑着头专注地看着Dipper,看他踮起脚尖努力把商品放到最高一排,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戏谑地朝Dipper说道:"pine tree,你太矮了。"

"闭嘴Bill。"

Dipper狠狠地瞪了Bill一眼,得到的是一张笑眯眯的脸。

"别生气Dipper,矮一点没什么不好。"

"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wellwellwell," Bill叹了口气,利索地站起身来,"想来个拥抱吗?"

"什么?绝不!"Dipper感觉自己的后颈在一秒之内就贴满了鸡皮疙瘩,"我讨厌你!"

"但是我喜欢你," Bill无辜地眨眨眼睛,"只是一个拥抱,pine tree,你可真无情。" Bill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他低垂着头,耸拉着嘴角,一副恹恹的样子,一瞬间Dipper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金毛狗,心里甚至生出了点愧疚的感情。

当然,持续不过三秒。

"抓住你了!"

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钻进了Dipper的鼻子里,趁着Dipper还在愣神,Bill一个箭步,长腿一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吗,Bill如愿以偿地抱住了Dipper,把头搁在Dipper的肩膀上,得逞地笑出了声。

"pine tree,我今天喷了点香水,不抱一个太可惜了。"

Bill暧昧地冲Dipper耳边轻轻说道,"你看,矮个子很好抱。"

Fuck you,Bill·Cipher,fuck you.

Dipper·Pines这辈子都没觉得身体这么僵硬过。

还有胸腔里砰砰的心跳声。

实在太难听了。

——

"所以你就晕乎乎地跟他约好明天出去闲逛?"

Mabel大张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Dipper,"Dipper,你是疯了吗?还是说你真的喜欢上那个Bill·Cipher了?"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Dipper继续面无表情,然后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

"稍微拿点骨气出来好不好???"

Mabel使劲摇晃着Dipper的肩膀大声说道,"你得好好看看你自己!你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Dipper心虚地低下头,却被Mabel强硬地抬起来,"Dipper·Pines,看着我的眼睛,你喜欢Bill·Cipher吗?"

在那双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棕色眼眸中Dipper看见自己的倒影,乱糟糟的头发,还未褪去的雀斑,深蓝色的夹克,还有简直和怀春少女没有差别的眼神。

"........我想.....是...的?"


没有什么比喜欢上Bill·Cipher更疯狂的事情。

那么喜欢上他的Dipper·Pines就是世界上最疯狂的人。

God damn it.

"我已经好久没看见你喜欢一个人了,"Mabel叹了口气,"距离你的初恋已经过了...三年?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从12岁开始算。"

"得了mab,你知道Wendy是个好女孩,谁都会喜欢上她。"

"好歹你现在喜欢上Bill了对吗?爱情来得真是太快..."

"闭嘴!!!"

Dipper的脸一下子爆红起来,他慌张地捂住了Mabel的嘴巴,"别说了mab,这不是重...你是舔了我一下吗?"

"呜呜!!!(是的!!!)"

"恶心!"Dipper嫌弃地大叫一声,闪电般缩回了手,Mabel看着自己弟弟一脸窘样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轻了一点,像是一颗碍事的小石头终于被人挪走一般,"我为你高兴,Dipper,这是好事,"她轻轻抱住了Dipper,像是小时候一般拍了拍他的背,"囧囧姐弟抱?"

"也许吧...囧囧姐弟抱。"

"所以...你明天打算穿什么?"

"额...就平常的衣服?"

"什么?绝不!!!!"

——————————tbc——————————————————

评论(1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