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如风所言】无心

应该算是童话
以后可能有文风相近的故事,就放在【如风所言】里了
蹩脚的故事
如果看完的话,真的,很想听听意见x(鞠躬)
————————————————————————————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处,有一个没有心脏的女孩子。

字面意义上的没有心脏,在她的身体,心脏本应该跳动的地方,只有一个空落落的大洞。

但是,女孩子和其他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每天也是很高兴地笑着,温柔地对待别人。

"明天见!"

"再见啦!"

和朋友道别以后,小小的女孩背着书包独自一人走在夕阳下。温暖的余晖撒在她身上,把她的白裙子染成了漂亮的夕红。

"你真的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很多人都会抱着善意告诉女孩子,她是个温柔的人。

"真的吗?好开心!"

这时候的女孩,也会仰起脸,笑着谢谢别人,露出小小的虎牙。

但是,某一天,女孩被朋友背叛了。

"那个人,好奇怪的,在本来应该有心的地方,只有大洞呢!"

和女孩玩得最好的孩子在笑着和别人窃窃私语。

"没关系啦。"

"对不起........"

朋友哭着抱住了女孩,眼泪落在了女孩身体上的洞里。

凉凉的。

"明天再一起玩吧。"

小小的女孩笑着和朋友说,像往常一样和他挥手告别,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日子过得很快很快。女孩子慢慢地长大了。

在某一个暖洋洋的午后,女孩子第一次被人告白了。

"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对方通红着脸大声地说道,女孩微微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颤抖的手。

"可以哦。"

"真的吗?!"

"嗯,真的。"

之后,女孩子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恋人。

恋人是一个非常认真的孩子,做事也很细心,一直陪在女孩子身边,会在冬天的寒夜里轻轻牵着女孩子的手。

"我真的好高兴,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恋人笑着和女孩子说,一边把围巾围在女孩子的脖子上,一边弯下腰贴着女孩子的鼻尖。

"真是的,你会着凉哦?"

女孩子略带嗔怪地看了他一会儿,却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会感冒的啦,给你。"

女孩子递过去一只米白色的手套。

"虽然有点小,不过我刚刚一直戴着,很暖和,给你吧。"

"嗯,谢谢。"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但是,

恋人这么优秀这件事,反而让女孩子一日比一日不安起来。

那孩子是好孩子呢。

女孩发愁地想着。

万一自己走了怎么办,万一他很难过怎么办。

自己没有常人的心脏的这件事,女孩子从来没有和恋人提起过。

会让人觉得,很奇怪啊,对吧。

这样的自己根本没办法拿住他的喜欢。

如果他伤心怎么办啊。

有点,害怕。

这么想着的女孩子,听到恋人的呼唤,回过头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容。



最终,下定决心和恋人分手的女孩子,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只身一人坐上了旅行的火车。

留在这里的话,只会越来越痛苦。

在原本应该是心脏的地方,流淌着恋人的泪水。

女孩子皱着眉头,攥紧了手。

对不起,对不起。



火车哐当哐当地驶过一片片旷野,一片片森林,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小的车站旁。

女孩子轻巧地跳下车,打量着周围。

这是在哪里呢。

车站似乎是荒废了很久,在水泥站台的裂缝里,生满了杂草,开着一朵朵小小的野花。

女孩子吸了吸鼻子,享受空气中自然的气息。

是个好地方呢。

女孩子对自己笑了一下,拉着行李箱走出了车站。

不知道走了多久,女孩子终于到达看一个小镇。

"对不起!请问这里可以买水吗?"

女孩子从钱包里掏出几枚硬币,递给了杂货店的老太太。

"好热啊。"

现在正是盛夏,蝉鸣声声,艳阳高照,女孩子一边拿手挡着太阳,一边咕嘟咕嘟地喝着刚买来的冰汽水。

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进了肚子,似乎总算让身体的温度降了一点,女孩子停下来,放松地长吁一口气。

稍微休息一下吧。

女孩子坐在一片巨大的树荫下,眯着眼睛享受吹过来的风。

周围很安静,除了风声和树叶的沙沙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好舒服啊。

"小姑娘...你这个瓶子,还要吗?"

"唔?"

看着眼前衣着褴褛的老人,女孩子眨眨眼睛,笑着说:"不需要了,还请您务必帮我拿走。"

"啊啊,谢谢你。"

老人高兴地连声道谢,女孩子摇摇头,轻轻拍了拍旁边的位子,示意老人坐下休息一会儿。

"你从哪里来呀?"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乘火车来的。"

"哦,坐火车来的小姑娘,一个人好辛苦啊。"

"没有这回事,我觉得很开心。"

攀谈了几句后,老人似乎也放松了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太阳慢慢地从头顶移到了旁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小姑娘,我要先走啦,你一个人没事吗?"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啦老爷爷,以后再见吧。"

送走了和蔼的老人,女孩独自一人坐在树下。

温度渐渐降了下来,女孩子闭着眼睛,慢慢地觉得困了起来。

忽然地,女孩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隐隐约约地,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

悲伤地,悲伤地呼唤着她的名字,那声音真挚而又温暖,就连没有心的女孩子,也一时间有了想哭的冲动。

是谁在叫我呢?

冥冥之中,女孩子仿佛感知到了什么,她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开始东张西望。

然后,她看见一条小小的,通往森林里的路。

去走走看吧。

小小的行李箱留在了原地,女孩子只身一人,踩上了路上的第一块石板。

越往里走,那呼唤的声音就越清晰,也越悲伤,女孩子知道自己找到了正确的路,她慢慢地往前走,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勾人衣角的树枝。

心上的大洞似乎慢慢地有了些变化,痒痒的,又带着点温热的感觉,像是女孩子养过的一只小花猫,那时候总喜欢依偎在女孩子旁边,喵喵地叫着,不肯离去。

那时感受到的温度,如今也慢慢地想了起来。

是什么样的声音呢。女孩子想着,身体慢慢觉得疲累下来,可是女孩子没有停下步伐。

她跳过一条条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的小溪,和静静的鹿群点头致意,一只猫头鹰擦过她的胳膊,她看到夜里狼的眼睛像两盏绿色的灯笼,还有在繁星之下,闪耀着的萤火虫。

那环绕在女孩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语调也渐渐地不再悲伤,反而欢快起来,跳跃起来。

太好了,没有再流泪了。

女孩子站在陡峭的悬崖边上,长发被风吹起,她望着眼前的景色,远方的大山,和深蓝的天空中,那一轮明月。

声音终于止住了。

女孩子似有所感,她望了望四周,一阵风吹过,带起森林里成千上万的树的摇动,带起每棵树上成千上万的叶子唱起沙沙的歌。

那是离别的曲子。

心上的变化也终于停止了,女孩子捂着胸口,感受着那里的沉寂,和空荡。

啊啊,

要再见了。

女孩子轻轻地闭上眼睛,嘴角微微弯起。

又是一阵风吹来,女孩子的身体似乎一下子轻盈起来,风像是托着她一般,将她带上了天空。

女孩子的身体慢慢地消失了,像是变成一丝丝白雾。

终于,女孩子变成了风。

空中传来一声冗长的叹息,女孩子变成的风,和其他的风依偎着,纠缠着,向更高的天空飞去。

————————————end————————————————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