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D】一周爱情(上)

【注意事项】
1.我不知道他是谁也许是贵族吧的Bill×CD店打工小哥Dipper
2.上面那条cp简介我看得好想笑哈哈哈哈哈哈
3.无脑ooc注意,人物属于怪诞其他属于我,别打要脸
4.其实这个脑洞来源我的英语完型
5.好吧我知道这个有点短,但我很懒x
Are you ready? Here we go!
————————————————————————————

昏暗的房间里老旧的电视机沙沙作响,屏幕上显示出模模糊糊的黑白画面,男女主角在华尔兹的舞曲里拥在一起。Bill·Cipher漫不经心地看着,手里握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他微微垂着头,看着浓褐色的液面上自己的面影。然后他抬起头,瘦削的脸上显出不正常的苍白,他龇牙笑着,朝窗外望去——

外面正下着雨,下雨的日子Bill的心情通常都不太好,因为雨水会让他打喷嚏。但今天是个特例,Bill·Cipher托着腮,专注地望着街对面的二手CD店——准确来说,他是在看店里的人。一个瘦高的男孩正在店里忙碌,从这边望去实在不够清晰,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是棕发。

棕发,好极了,我喜欢棕色,Bill自顾自地笑了一下,推开桌子,站起身,径直地走出房间。他对着镜子哼着小曲把自己的领带打得乱糟糟,拿一根墨绿色的发带把自己那头金色的头发胡乱地绑在一起,然后他轻巧地迈出步子走到玄关,在旁边的伞架上拿了一把巨大的黑伞。皮鞋是崭新的,上身只穿了一件浆白衬衫。得了吧,谁在乎,Bill·Cipher摇摇头,脚尖在地上顿了一下,他跳了起来,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完美的360°旋转,然后又稳稳地落下,握住了门把。

吱呀。门打开了,Bill·Cipher微笑地走了出去。外界湿润的空气侵蚀着他的皮肤,他打了个寒战,脸上的表情却越发兴奋。雨的味道在鼻尖旋转。Bill·Cipher挺直了背,不顾旁人惊异的眼光,看他们口中久未踏出家门一步的Cipher先生大咧咧地走过去,拿雨伞充当手杖。

雨点落在Bill的身上,打湿了他的衣服,带来一丝微凉。Bill·Cipher似乎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他朝西边走了一会儿,过了马路又晃晃悠悠地走了回来,像是他以前追的那些小姑娘那样,这叫欲擒故纵?好吧,这没关系。CD店的大门近在咫尺,Bill咳嗽了一下,推开了那扇闪闪发光的玻璃大门。

"欢迎来到Stan的CD小屋,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坐在柜台里的大男孩抬起头,棕色的鬈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Bill看见他的脸上还有几枚雀斑,他朝男孩笑了笑,然后得到一个疑惑的眼神,"如果你想租点CD,你可以去那边的架子上看看,上面都按照风格的不同标好了牌。"

"哦,没那个必要。" Bill轻快地走到男孩身前,伞尖在地上快乐地打着圈,"我想我有点事情要麻烦你。"

"额....好的?"

男孩抬起头看着这个略显高大的男人,局促不安地握紧了手指,"请问我能帮你什么呢?"

"我的名字叫Bill·Cipher。"

"额...好的,Cipher先生?"

Bill微微低下身,手臂撑在桌面上,挡住了男孩的视线,看着男孩略显紧张的模样,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

"是的,我想问问和这里的员工约会需要多少钱。"

" ..........哈?"

————————

"永远不要和Bill·Cipher扯上关系,这是一句真理,Mabel。"

"得了吧,小兄弟,顺带一提,你再抓你那可怜的头发它们就要英年早逝了。"

Mabel·Pines躺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着她最喜欢的侦探节目,把两片薯片夹在嘴里充当鸭子。不远处她的孪生弟弟Dipper·Pines正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自顾自地转来转去,这很古怪,更古怪的是Mabel居然习惯了——自从昨天Dipper从他们叔公的店里回来他就是这副模样。Mabel敢以自己最亲爱的小猪摇摇发誓,她一开始是很担心她弟弟的,可是当Dipper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实在非常想替Dipper答应那个他口中古怪的Bill·Cipher。

什么,你说我很坑?

老天!这是多么酷——的一件事!!!!

"Dipper,"她跳下沙发,拉住了自己兄弟的手,"这是一个机会!也许这就是一段罗曼蒂克史的开端!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我根本就不想试!"

Dipper崩溃般地大喊,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瘫坐在Mabel刚刚坐过的沙发上。

"嘿,那是我的座位!"

"你又把薯片渣落在上面了?"

"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沙发先生肯定也想试一试蜂蜜味的薯片。"

"恶——"Dipper皱着眉头从屁股底下拿出一小片金色的薯片残渣。

哦,金色。

脑里不受控制地想起昨天遇到的那个人的眼睛,纯金色,罕见,还有里面流露出的深深笑意。

....我这是什么毛病。

穿着紫色毛衣的女孩叉着腰气鼓鼓地看着呆愣的Dipper,隔了几秒,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大笑着朝Dipper扑了过去,突如其来的重量打断了Dipper的思绪,他慌张地眨了眨眼睛,只有一瞬,然后他果断地推开了Mabel,特别是那只正向他咯吱窝蠢蠢欲动的手掌。

"Mabel!"

"复仇!"Mabel大叫了一声,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这是你对Mabel女神不敬的代价!"

Dipper叹了一口气,认命般让开了位子。

"你坐吧。"

"耶比——!这是我的胜利!"

Mabel欢呼着一屁股坐了下去。

咔嚓咔嚓咔嚓。

"咦?什么声音?"

"惊喜!"Dipper大笑着,趁着Mabel还没反应过来跑出了房间。

"老兄!我的薯片!!!!"

那个什么Bill·Cipher的事情先摆在一边,如果被Mabel抓到他肯定躲不过一场痒痒大战。

好,就这样吧。

————————

"嘿,pine tree!之前的事情考虑了吗!"

"你怎么又来...pine tree是什么鬼???"

Bill·Cipher已经连续光顾这家CD店一周了。

除了他每天都会嬉笑着和Dipper打招呼,然后问他要不要和自己约会,其余时候他似乎都是个正常客人,当然,只是似乎,每次看到他堆在柜台上一大堆的CD,Dipper就忍不住咽口水,有哪家的客人这么厚道吗?难道他是有钱没地花???

"这是重金属摇滚...你确定你要这个吗?"

"我想没什么吧,这些玩意儿挺有趣的。"

"如果你在晚上放这个,你会被你的邻居以扰民为理由送进警所的。"

"除了我房子左边住着的那个老太太,其他人我都不喜欢,她做的曲奇饼还是蛮好吃的。"

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金发男人,Dipper从心底里知道了什么叫做无力感。

"一共150美元,先生。"

呵,有钱人。

"别叫我先生嘛pine tree,你完全可以叫我的名字。"

Bill笑眯眯地看着一脸嫌弃的Dipper,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眼刀,"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送你几张,"他打开Dipper刚刚打好结的塑料袋,修长的手指在里面挑挑捡捡,"你喜欢什么音乐?古典?摇滚...不我看你刚刚那样子你就不喜欢摇滚,让我看看..." Bill的脸上显出夸张的困扰神色,眉头紧皱嘴角耸拉,"你喜欢什么小pine tree?"

"...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你会喜欢的,这是一个礼物!还是说你喜欢更刺激的?你喜欢鹿吗?"

......这人怕不是从神经病院逃出来的吧。

"不不不我亲爱的pine tree,我家就在对面,和你只隔了一条窄窄的马路,而且我家族的人从来没有出过精神上的问题,至少不是先天。"Bill竖起一根手指在Dipper眼前晃了晃,夸张地叹了口气,像是十分惋惜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Dipper惊讶地看着Bill·Cipher,心里似乎痒了一下,转瞬即逝。

"我猜的。"

一如既往,男人靠在柜台上回头朝他笑,Dipper猜都不用猜都知道他想告诉他什么——看,我的腿很长!这个臭屁的男人,总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pine tree,别骂我。"

"哈???"

Bill狡猾地朝他眨了眨眼睛,要是那些小女生看到肯定要尖叫——她们就喜欢这种痞里痞气的男人,"我懂你的心,这是魔法。"

"...信你才是世上有魔法。"

Dipper·Pines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毫不犹豫地朝Bill·Cipher的头打去。

——————

Dipper·Pines神色复杂地看着手上的包装花哨的CD,脸色沉得仿佛刚刚吞了一只苍蝇。

"虽然你打了我,但是我还是喜欢你,所以这张就送给你吧。"

想起那个讨人厌的男人他就不高兴,尤其是他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伤害,Dipper甚至不能觉得愧疚或者别的什么,而且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一看就是散发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小情歌。

....冰岛女子流行音乐组合巴芭除外,他爱巴芭,她们的歌棒极了。

"这不代表我会喜欢一个大男人深情款款地对我说我爱你。"Dipper嘟囔着,把CD丢进了床头的柜子里。

也许我该把这个送给mab,她一定喜欢。

"我的天啊他送你CD了?!!!哇啊啊啊啊!!!"

我为我下午的想法感到抱歉。

Mabel挥舞着叉子并且尖叫着,完全不顾她面前刚刚涂了一层厚厚的草莓酱的煎饼,"我的天啊,我的小兄弟,和我一起出生的小弟弟Dipper!他马上就会有一个boyfirend!哇啊啊啊啊啊!"

"如果你再不吃,它们就归我了,"Dipper面无表情地叉起一块煎饼塞进Mabel大张着的嘴,"你只需要,好好吃饭。"

"fqofjqofjqofoqjfdrignak(所以你要和他约会吗)"

"Mabel,你吃东西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咕嘟,"Mabel终于把那块煎饼咽了下去,她用力拍了拍Dipper的肩膀,说真的,怪疼的,"这个煎饼真的很好吃,你应该多吃一点,而且你说不定可以带一点给你未来的boy————friend——!!!"她又尖叫起来,然后大笑着抱住Dipper,"你真的决定了吗!他一定是个很棒的家伙!你们什么时候出去约会?别担心,姐姐会搞定一切!"

"Mabel,送一个人CD并不代表他们会变成情侣,而且你几岁了?而且我,完完全全地,不喜欢Bill·Cipher,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他也不是个好人。"Dipper皱着眉头盯着满面笑容的Mabel,"我真为你担心。"

"得了吧,我已经16岁了,我们同岁!你这个可爱的笨蛋噗噗——"Mabel毫无形象地吐着舌头,夸张地挥舞着手臂,"送人CD是没什么,但是这是一张情歌CD,Cipher先生肯定对你有意思!"

"唉...."Dipper无力地靠在椅背上,耸了耸肩,"我和他才认识一星期mab,这根本毫无逻辑可言。我是说,太荒谬了,你会喜欢上一个你只认识了一周的人吗?"

"我一直在等我的白马王子。"Mabel做了个陶醉的姿势,回答却是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Dipper摇了摇头,他知道Mabel现在是不会理他的。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回想起这一周发生的事来。

————————tbc————————————————————

评论(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