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D】纸玫瑰(第三章)

【bill视角】
作者 @Attractive
第四章正在艰难产出buni
本集女装预警!ooc预警!
——————————————————————————

我带Dipper去办理了领养的手续,也就是说,现在我和他就是养父子的关系了。他看起来很高兴,而我也很高兴。
虽然我们高兴的不是同一件事。

“小Dipper,你想吃冰淇淋吗?”

他看着我,棕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然后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

当时我们在服装店为他选衣服——我的衣服并不是长久之计,近半米的身高差让我的衬衫在Dipper身上达到了连衣裙一般的效果。我看着他被店里的服务生带去试各种衣服,然后就可以自由自在的选我喜欢的。适合小孩子的衣服并不难找,然而适合Dipper的就很难找。大概是他身上那股气质在作怪,普通的童装套在他身上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像是穿着女子高中校服上场的脱衣舞娘。

这件服装店的童装区真的很混乱,男装女装混在一起,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无心管理所致。我挑着衬衫,居然拉出来一条酒红色的连衣裙,白色的蕾丝系带可怜巴巴的挂在衣架上,精致的蕾丝花边下摆上还有几个黑色绸缎的蝴蝶结。

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是,Cipher先生,我是男生啊。”Dipper看着我手里的裙子,一脸“Cipher先生你一定在开玩笑”的表情。

“你试试,我感觉很适合你。”

Dipper好像还有什么要说,然而只是有些不自觉的撅嘴,还是乖乖拿着衣服去试了。

我原本只是抱着逗逗Dipper的想法,然而他穿着那条裙子却意外的好看。

我将其他几件衣服交到服务生手里让他们打包结账,Dipper想回试衣间换回自己的衣服,我也不管他,他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就进去把衣服全都拿走了。

“Cipher先生……我的衣服……”

Dipper大概还以为我会把衣服给他吧。我忍住笑出来的冲动,又让服务员去拿了双红色的小高跟过来。是双标准的玛丽珍小鞋,酒红色的系带边上有白色的蕾丝,鞋头的位置是一个黑色的大蝴蝶结,和那条连衣裙可以说是绝配了。

“来,Dipper,把鞋穿上。”

“……Cipher先生?”

“今天,直到回到家之前,Dipper都是女孩子。”我对Dipper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他立马会意的闭上嘴。我结了帐,牵着他走出服装店——他从来没有穿过小高跟,战战兢兢走的好像一只刚从壳里爬出来的小鸡。

Dipper虽然身体单薄,大大的眼睛上翘的睫毛和秀气的小嘴当他的脸上多了些女性的柔美,又是骨架尚未长成的小孩子,只要不出声谁知道他是男孩。

“先生您要的是一份樱桃冰淇淋和一杯浓缩咖啡还有一盘巧克力对吗?”

“对。”

Dipper坐在我旁边贴着墙,手指不安的卷着裙摆的蕾丝。樱桃的冰激凌是很深的红色,Dipper吃的时候免不了沾到嘴唇,而他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以至于我给他擦嘴的时候他吃了一吓,挖冰淇淋的小银勺差点脱手。

“你啊,沾到嘴唇了都不知道。”

擦过之后还是深红色的。樱桃这玩意儿会染色。
这波要玩脱了。似乎是感觉到尴尬,Dipper放下小勺去拿巧克力,我在他将巧克力拿起时敲他的手腕,巧克力重新掉回盘中。

Dipper转头看我,我笑着示意他继续。他又拿起一块,递到嘴边时我一推他的肩膀,那块巧克力顺着裙子滚下去,所过之处留下几块棕褐色的痕迹。

我脱下外套披在Dipper身上,长度刚好能够盖住那条裙子。我把服装店里带出来的鞋盒打开扔到地上踢到Dipper脚边,他会意的换下那双小高跟穿上小皮鞋。

“不让人省心的孩子。”我把帽子扣到Dipper头上,让服务生帮我们拦一辆出租车。

回到家,我才发现Dipper的眼中亮闪闪的,好像是眼泪。他已经换下裙子,穿着那件他当成睡衣的旧衬衫从楼上跑下来,抓着我的袖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Dipper,你想干什么?”

“Cipher先生……是不是很喜欢女孩子?”

原来是这样。我看着他,他也在看着我,鼻尖红红的,眼睛亮闪闪,好像一只小鹿。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要是喜欢女孩子为什么要收养你?”

“……真的?”

“真的。”

“要是Cipher先生你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我抬手捏住Dipper的鼻子,小小的鼻尖捏起来软软的,没有成年人的那种僵硬感。大概是哭的原因,Dipper的鼻尖凉凉的,让我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的狗湿漉漉的鼻尖。“你吃的冰激凌钱还是我付的呢。”

“……”Dipper垂下眼帘,睫毛交错在一起,然后突然像通了电似的又睁开,握着我的手问:“Bill……我可以就叫你Bill吗?”

“当然可以。”我摸摸他的头,软软的卷发缠在我的手指上,和他本人现在的状态有异曲同工之处。

“Bill,Bill,Bill。”他看着我,大大的眼睛中放出光来。

小孩子吧。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Dipper和我渐渐熟络起来,也不再拘谨,至少是有了家人该有的样子。他还小,睡的长,从来没有在我之前醒过。一般是我先起来,留下早餐之后出去工作,Dipper醒来以后会自己吃了早餐然后干些诸如洗碗拖地之类的家务。还不会做饭但是在努力学习中,偶尔的几次实践乍一看有板有眼实际全部以失败告终。

我起床然后照常去卫生间刮胡子,刚把泡泡涂在脸上就感觉有一小只东西溜进来,站在洗脸台旁边悄咪咪的看着我。

“Bill,你干嘛糊自己一脸泡泡? ”Dipper手搭在洗手台上,撑起身子努力跨过我的肩膀看我的脸。这傻孩子 ,看镜子不就成了吗?我看看剩下的泡沫,把Dipper从地上捞起来放到洗手台上,用剩余的泡沫也给他糊一脸。

“我得每天都糊自己一脸,然后刮掉,这样才能维持形象。”我用刮刀在Dipper脸上比划几下,他惊恐的看着刀片,一动不动的坐着,似乎呼吸都停止了。这样也好,免得我手一抖给他开几个大口子。

Dipper可能是睡着睡着口渴或者想上厕所一类,我还没把他脸上的泡沫刮干净他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我用毛巾把他脸上的泡沫擦干净后把他抱到床上,他自己寻了被窝钻进去,很快便传出沉稳的呼吸声。

然后我就忘了刮胡子的事直接去做早饭,结果差点挂着一脸的泡泡出门。Catherine知道了一定会笑我的,那个艳俗又典雅的女人。

Catherine是少数与我合作期比较长的模特了。是最长的那个吗?是很长了,然而到底有多长,是否比其他模特长,我自己也记不清。她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工作室等我,白皙修长的手指握住一个星巴克的纸杯,涂了深红色甲油的指甲留得很长,和那双涂了厚厚一层深红色口红的嘴唇倒是十分和谐。

“早啊Bill。”坐在沙发上的Catherine转过头来,金色的及肩短发扫过墨绿色外套的衣领,天蓝色的眼睛配上上下分明的眼线让她看起来好像一只猫。“新的外套,那个老家伙送给我的,不赖吧。”

“很适合你。”

红配绿,好像圣诞树。

今天拍的是室内景,Catherine最擅长的部分。她真的适合这种波斯猫式的风格,正好对那些老家伙们的胃口,收益不错。
她躺在沙发上看着我,伸出去的手中拿着一支点燃的香烟,滤嘴上还有一个红色的唇印。“好烦啊这个,听说万宝路早期做女士烟时滤嘴就是红的。”

“我不喜欢你涂口红,因为口红不好吃。”我拿烟灰缸给她,她就势将未抽完的香烟摁熄在烟灰缸里,起身像蛇一样缠上我的身体,手滑到我的双腿之间。

“可是,Bill,我很好吃啊。”

rvelon的香水。她用的是哪一个型号来着?她喜欢把香水洒在棉花团上,然后将棉花团放在内衣里。她说这样能让香水伴着体温慢慢散出来,不会太浓太突兀。

今天也是这样。这个心机的女人。

她的吻中还带着咖啡的香味,和口红的味道缠在一起,大概就是这种出轨行为的气息。

“Bill……?”

我回头看过去,Dipper站在门口,手中抱着的外套滑落到地上。

Catherine猛地推开我开始整理凌乱的衣服和头发,然后一把提起放在桌上的包就绕过Dipper往外走,纤细的高跟被她踩的咔哒作响。

跑的可真够快。

“Bill……你们在干什么?”

Catherine以后再说,我得先把这个小麻烦解决了。

——————————tbc——————————————————

评论(11)

热度(50)

  1. ✨無名的Flesh✨宁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