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话间再短谈】卡罗拉

是百家话里塔楼的番外,很短,风格大变,希望喜欢
————————————————————————————

卡罗拉面无表情地穿过学校空无一人的走廊,长长的走廊上回荡着她的足音,不轻不重,不快不慢,她手里抱着一叠厚厚的羊皮纸——那是同学们的作业。说实话她不受欢迎,没人和她一起玩,脏活累活同学总推给她。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瘦小的身影,卡罗拉摇摇头,得了吧得了吧,老想这些没用的干嘛。

她继续走着,一直到老师的办公室。她轻轻地把门关上,再锁上,白发苍苍的老师笑眯眯地招呼着她,她顺从地走过去,任凭老师抚摸自己的头发。羊皮纸端正地摆在桌上。恍惚间她又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在嘈杂的食堂里局促不安地坐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和她搭话,她知道他要干什么,那个孩子就像她以前遇到的人一样,但好像又不一样,只是随便引导了几句,他就眼睛闪闪的,好像把全部的信任都托付给了她。

老师苍老的手抚上她的手,她没发声,甚至反过来握住了老师的手。摸起来像是一张干巴巴的老树皮。她漫不经心地想着,然后熟练地跨坐在老师的腿上。她抚摸着老师的脸,似乎正专注地看着他,实际上卡罗拉还在想那个孩子,他们后来相约在娱乐室。她一下课就直接到娱乐室去了,不过那孩子似乎先回了趟寝室。然后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吵吵闹闹的。接着他终于来了,然后她把从老师那拿来的钥匙给了他,就和所有以前的人一样。

为什么非要上塔楼呢,卡罗拉眯着眼睛想,环住了老师的脖子。

塔楼没什么好玩的,也不会是真相,这个地方永远不会被打破,可是仍然有那么多的人愚蠢地想去尝试,像是丑陋的蛾子般,那个孩子也是一样的,她知道他爬过一层层的楼梯,打量过那些发灰的画像。夜晚的湿气侵蚀过卡罗拉的肩膀,她曾忍不住搂紧自己的斗篷,她曾冷冷地看着那个惊慌失措的孩子,也曾经亲眼看着他被推进塔楼顶端的房间。她看过很多次了,结局都是一样的。什么也不会改变,就像塔楼的顶端没有真相,它是一个圈套,是一团燃烧的火,等着蛾子们傻傻地以为自己遇见了光。

老师的手在她的背上抚摸着,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前飘过那孩子新袍子的金边,闪闪发亮。她使劲推开了老师,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办公室,不顾老师震惊的神色和恼怒的吼声,她跑着跑着,走廊上回荡着她的足音,她觉得她从来没跑得这么快过,脸上突然凉凉的,她慢慢停住了脚步,愣愣地抚摸着自己的脸,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小声地嗫泣着,身体内部却似乎发出一声又一声悲鸣。得了吧卡罗拉,你得停下来,她蹲在地上,眼泪打湿了她脏兮兮的袍子。得了吧得了吧,老想这些没用的干嘛,那孩子早就随着他的本子的燃烧一同死去了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