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原创】一封信,是的,仅仅是一封信

有感而发x
本文一切都是虚构的,夸大的,想象的,非常不符合逻辑,仅仅是一篇我的臆想。
某些词语我怕敏感用字母代替x 本文里的人物一律不存在,因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人物姓名用字母代替(大概会出现人物姓名吧x)。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x都是缘分啊(什么)
请务必把三观理一理再戳进来x我不太能确定这篇到底是什么样的文章....它不受我控制了(中二buni)
请勿撕逼x和平共处x(屁都没人理你)
信的格式可能有点难搞x请大家见谅因为手机我真的不太会排信的格式请稍微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深鞠躬)c。 ——————————————————————————————

致我最亲爱的女儿:          

         你最近还过得好吗,我的女儿?我很抱歉在这段时间里我无法陪伴你,因为现在我正在监狱矮小的方桌前给你写着信。          

         我相信你现在一定非常疑惑和不解,为什么你的爸爸会在监狱里呢?他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他还不能出来?也许你会这么想,你的小脑瓜里总是装着许多问题,那是你的优点,我的孩子。但是请深呼吸三次,眨眼两次,因为我要告诉你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你看到这个消息可能会吃惊愤怒哭泣,但我在非常认真地与你对话,请保持冷静,我的孩子。         

         我就要死了。         

         这的确挺难以置信的对吗?但的确如此。就在今天早晨6:40:24时,你的爸爸接到了来自法院的判决——死刑,今日下午18:30:00举行。这时间可真准确,不是吗?也许这对年仅10岁的你来说非常沉重,对此我非常的抱歉。但是你一定会非常生气,因为爸爸做了错事。做了错事就要受到惩罚,所以请原谅爸爸,爸爸觉得这个结果理所应当。         

         啊,我还记得我们一家三口聚集在客厅看着电视的温馨日子,那部侦探剧是我们的最爱,虽然有时候它并不是特别的合理,但这并不能损害它的完美性,并不是每部片子在揭露犯人时还那么感天动地的,而且演员的演技也是好的没话说。女主x不是每次都会哭得梨花带雨吗,那真叫人心疼。         

         我们身处在一个非常美好的世界,我们观看的所有节目都由我们的政府全权代理审核了,他们把那些不健康的,血腥暴力的,荒诞无稽的全部都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删了个一干二净,这才使我们每天能享受到那么高水准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大家都快乐极了,没谁对此感觉不满,如果有,那一定是疯了或者不要命了。我还记得你的英雄壮举——你5岁时,曾带领着你的小伙伴们,像你最喜欢的动画片里一样,把那个滑稽可笑的伐木工吓得自己剁了自己的手指。谁都知道那个留着长发的伐木工天天背地里就哼一些不明所以的叽里呱啦的鸟语的歌......         

         大家都讨厌他,恨他,你妈妈甚至从节目里学做了巫毒娃娃来诅咒他,她可真聪明,伐木工一下子就遭报应了,而且还是由你,我引以为傲的女儿亲自制裁的。你简直想不到当你学着电视里那个英雄怒吼时的雄姿,伐木工跪在地上握着他的手指的模样简直狼狈极了,大家都为你拍手叫好,你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我的女儿,从此那个伐木工再也没有哼过那些恶心的歌了,我记得他后来完全爱上了我们政府自己电台播放的情歌,老实说,改变之后他整个人都顺眼了不少,头发也剪了,衣服也换回了我们最爱的蓝色工装,现在他可是个踏踏实实的年轻人,愿D永远爱他,使他不再走上歧路。        

         我的女儿,你一直是大家眼里最好的孩子,没有谁能比你看电视时更加专注了。你每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的模样就像是领导人在审视着他的业绩,而且你总读书,我想你已经把D要求的少年必读书籍都看完了,那些热血沸腾的故事会使你变得更加完美的,我的孩子,祖先们最好的基因都遗传到了你的身上,你会成为大人物的,就算我看不到那一天,我也依旧如此确信,社会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好吧,我的废话可能太多了...现在我要向你解释为什么我会进监狱了,我知道这不好受,你尽管恨我,因为我罪有应得。        

         孩子,你知道,在我们的国家,私自观看,交换,贩卖那些未经允许和批准发放的外国作品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这一条在我们的法律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一开始法律下来的时候可是使的不少人进了监狱重新改造,但近些年这类犯罪的机率几乎为零。有那么多好看的,好玩的节目和书籍,谁还在乎那些外国人的洋玩意儿呢?        

         但是孩子,我要忏悔,就在三天前的那个下午,我一个人独自翻看着电视节目,你和你妈妈那时候出去买东西去了。当时不知怎么得,我突然觉得,那些电视上的节目都太可怕,太假了,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些人拍的东西还能在电视上循环播放,那太奇怪了,我不停地按动遥控器,企图找到一个能吸引我的节目,但没有,我的孩子,没有一个能引起我的丝毫兴趣。我的手在发抖,遥控器掉到了地上,现在我还能想起那种不断涌起的惶恐感——我怎么了?我不喜欢这些节目,它们从哪来的,为什么还能播,有什么可以救救我吗???我颤抖着从沙发上起身,那费了很大的劲,因为我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才能不让自己摔倒。鬼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尝试着爬到电脑面前,用手指慢慢敲出一些文字,许久不用电脑使我打字的速度慢了很多,但最终我还是做到了我的大脑要求我做到的事。       

         我,进入了一个,外国网站。       

         请放松,我担心你这时候会呼吸困难...你知道这是死罪,清清楚楚地知道。我也是心知肚明,但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如饥似渴地浏览那个网站发布的信息。我看不懂它们的文字,学校里教授的英语我一直不是很擅长,但那时这并没影响我对它们突然爆发的兴趣,我看到了一个视频,是的,一个我从来没看见过的视频,你知道我之后做了什么,我的女儿,我现在仍然为此感到愧疚不安。      

         我点开了它。      

         我现在真是悔恨到了极点——我为什么会干出那样的傻事???谁都知道这一点也不好笑,但我真的,确确实实地,毫无疑问地干过了。我点开了那个视频,那是一部...电视剧的第一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外国也有电视剧,但看上去它们也有。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女儿,就像是捕虫草为了引诱虫子而产生的花蜜,问题是我毫无疑问地上钩了。我的内心充满了负罪感和背离道德和法律的兴奋感和刺激感。复杂的情绪一股脑地在我心里炸开。那个视频像是美味的毒药一般把我迷住了。它拍的真好,至少比我们看过的一些作品好,也许这是心理作用。演员的高鼻梁和深邃的眼睛根本让人无法抗拒。女儿,你千万不能因好奇心去点开那个网站,这是爸爸给你的最后的忠告。       

         你肯定猜到我干了什么,我把那个网站所有的信息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直到你们俩回家,我才手忙脚乱地关掉了页面,点开了一家我们常逛的聊天网站。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你妈在旁边睡得正香。我睡不着,我总在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只能看政府让我们看的?为什么我们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去看一些别的东西?电视也好电脑也好,名著也好杂志也好,国外的作品似乎都绝迹了。这会不会是一个骗局?我还记得法律刚下来时有人奋起反抗,他们为什么要反抗?我们没有看到什么?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渐渐沉入梦乡。      

         第二天上班时我也是心不在焉,我觉得我应该去找些什么。但当我下班走在那条刷满"D万岁,D的决定永远正确"的街道上时,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害怕和尴尬,街上似乎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眼睛,人们都在看着我,万物都在看着我,它们面无表情,只是直愣愣地盯着你,让你忍不住颤抖,忍不住大声呼喊。那太奇怪了,因为这条街道我走了三十年,从我开始学步,我就一直走在这条街道上,可那天街道似乎陌生起来,阴暗起来,迫使我逃离它。在那之后我拐进了一条潮湿的小巷里,心脏跳得飞快。我慢慢地平复呼吸,身体靠着墙壁。空气里总带着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待我恢复平静,环顾四周,我发现,我进了一个贫民窟。         

        就像你看的图画书上一样,贫民窟里满目狼藉。到处都滴落着脏污的水,地上每走几步就是一个垃圾堆。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飞快地在这地狱,容我这么说吧,穿梭着。低矮的房屋里甚至没有一丝灯光流露出来,我相信他们根本买不起灯,这是一幅非常悲惨的画卷,可我莫名的心安下来——在那里没有人认得我,也没有人会窥视到我的恐惧。于是我迈开脚步,坚坚实实地,踩在了那散发着臭味的泥地上。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那条街上,很多人都在打量我,仿佛在看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也对,我还穿着我的工作服,而且我非常干净,这总是体面的。我听见不远处有一些嘈杂,走过去,我才发现那是从一家酒馆里传出来的。女儿,你可能不相信,那的的确确是一家酒馆,虽然矮小又破旧,但那块写着xxx酒馆的烂木牌是骗不了人的。  

        我走了进去。里面的环境不出意料的糟糕。到处充斥着醉醺醺的男人和浓妆艳抹的女人,真是败类!难道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D的教育吗!昏暗的环境里全是廉价烟酒的味道。我很厌恶,恨不得抬脚就走,但我无处可去,勉强咽下这口气,我走向吧台——如果那能称之为吧台的话,拉了一把破旧的木椅子坐了下来。D教育我们无论在什么环境都要积极向上,此话的确没错。我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啤酒,那个肥胖的男人看了我好几眼,等我的啤酒送上来时,那个男人突然凑到我耳边说,"你是来打听资源的吗?"

       无视他的满嘴烂泥味儿,这个消息还是非常令人震惊的,我当时有点迟钝,啤酒还没送进嘴巴就洒在了衣服上,

       "抱,抱歉,你说什么?"

       "别装了,看你穿得这么好,肯定是从外面偷偷进来找资源的。"他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又放低了声音说道,"现在资源也不好找,上头的人打压的紧,我们这只有几部科幻和奇幻类大片了。"

       "我,我真的不是....."

       我现在完全相信他在那杯啤酒里下了东西,要不然我为什么会鬼迷心窍地交给他一笔钱换来那个让我们痛苦的小U盘.......那个鬼东西里装的是几部所谓的神片,但宝贝儿,相信我,那之后我真的没有去动那个U盘了,我甚至不知道里面装了几部"电影"。但现在法院完全指责我看了,人民也指责我看了。这无所谓,因为我本来就犯了重罪,加上这一条只是让我的脖子更加沉重而已。

   
       孩子,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忘记昨天晚上的遭遇,那不是你的过错,你一定吓坏了,那群警察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大声吼叫并不是他们非要做的。那时是几点?九点?十点?我的脑子有点模糊了.......反正我记得那是我们一家看晚间新闻的时间段里,听说隔壁县的人种出了高产水稻,我们也得加把劲了。加油干吧好姑娘,人们不会因为我的过错而迁怒你和你妈妈的。谁都知道你们最无辜。

       整件事像做梦一样,警察砰砰砰地敲打着我们的门,而且是我去开的。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我猜他肯定没睡好觉。我没多大害怕,我只是惊讶他们的速度之快。那个警察一下子大吼起来,听到动静的你们跑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原谅我,我为你们带来了耻辱。往常这种只会发生在电视上的事情竟然的的确确地出现了,而且是在我们家。之后的事我就不太记得了,只记得眼前突然一片黑,随即失去了知觉。

       0:00时,他们将我带上了审判厅。

       法官给了我两个选择,一个是放我回来,但从此以后我们家禁止收看任何节目。一个是接受教育,然后从容死亡。

       你知道我选了什么。女儿,尽管我舍不得你们,但我不能因为我的过错导致你们再也没有欢乐。你还小,你还有一个光辉的未来,如果这点趣味也要因我而消失的话,我还不如死掉呢。

       今天早上一直到我坐下给你写信之前,我都在接受监狱里最好的教育。我后悔极了,为我的一切行为。我深刻认识到D的伟大,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成熟。他们的政策是正确的,我的孩子,一切都是为了人民,一切都是为了建设我们的国家!!!

        刽子手就要来了。我爱你,我的孩子,但我没有时间再与你长谈了,代我转告妈妈我也爱她,愿D的光辉照耀你们前行。

    

  
                                            你有罪但仍爱你的父亲
                                                    X年Y月N日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