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billwill】依赖

ooc巨严重请慎食用√这是对假玉米片儿√真的√
人物属于怪诞小镇其他一切属于我√
不废话,祝好运√

————————————————————————————————

Bill·Cipher有一个兄弟,虽然他内心并不承认这个事实。

他们是同宿同生的双生子,虽然鬼知道恶魔怎么会有双生子,但这的确发生了,Bill的弟弟叫做Will·Cipher,一个弱气的,不堪入目的,没有丝毫男子气概的,恶魔。

这是Bill对于自己弟弟的评价。

但是Bill很依赖他的弟弟,身体上的。

"不得不说,他做饭很好吃,也会干家务,出了什么事他好歹还是Cipher家的恶魔,手段也不是那么差强人意。"Bill耸耸肩,转眼又轻巧地拿起一颗水灵灵的葡萄放进嘴中,一边朝厨房里大叫"Willy!我的好弟弟!我都快饿死了!!!"他的眼神里带出一点不耐烦,然而转瞬即逝,Bill露出一个标准的得体的笑容,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无聊地数着圆桌上的鹿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Bill一人,他在等着Will送饭来。

很快房间里就出现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那是Will·Cipher的,此时他正端着一盘西班牙炒饭匆匆赶来。Bill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他打了个响指,炒饭晃晃悠悠地从Will手里脱出,惹得一阵惊呼。他不大高兴地哼了一声,将炒饭散开来,挑掉里面的青椒,才又将饭放下,完美无缺地放进了盘里。

"Willy,我说了很多次我不喜欢吃青椒。那种恶心的植物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Bill漫不经心地看向Will,此时这位年轻的恶魔正局促不安地绞着手指站在自己的哥哥面前,"我,我知道..只是,食谱里是说必须要放的..."说完他又紧张地低下头,不敢再说话,只是眼睛还小心翼翼瞟着Bill,可与对方目光相接时,又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不再去看了。

"我们是恶魔,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控制,更何况一张食谱,Willy,你太蠢了,"Bill毫不在意地说出这番话,把炒饭丢进了垃圾桶,"带着一股子青椒味..."他嫌恶地皱皱眉头,走到Will身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学,Willy别担心,我当然会教我亲爱的弟弟的。"

"我们可是亲人啊,不是吗。"

促狭的笑意,完美的口吻,波澜不惊的眼睛。

骤然发亮的眼睛,充满兴奋的话语,温柔的心灵。

Will仿佛看到救星般看着Bill,手紧紧地攥住了衣角,幽蓝色的眼睛里只容了一个金色的身影,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只发出一声沙哑的"啊"声,他使劲吞了口口水润了润嗓子,这才慢慢地说了一句,

"我将竭尽我所能,以此表示我对您的尊敬,哥哥。"

"好孩子。"


此时已是深夜。

Will坐在自己的床上,百般聊赖地看着月亮。他想起今天Bill对他说的话,心里便涌起一股暖意,像带着甜味儿的糖浆般包裹住他的身体,他笑着将手放在自己人类身体的心脏处,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他拼命回忆着Bill对他说的话,还有那时Bill的笑容,举手投足。他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免自己感动得痛哭出声。

"他说我们是兄弟......是亲人......"

Will·Cipher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如Bill。

他的哥哥太耀眼了,就算是从他的发色和瞳色来说也是如此。从世界未生混沌之初他们便在一起,Will看着Bill无聊地在混沌里伸胳膊划腿,也看着他在人类诞生时操控着那些可悲的人类引起战争,他看着他接受供奉,接受别人的尊敬和恐惧。有时候Will觉得Bill简直就是个太阳,但他比太阳,那个死板的圆球要精明狡猾,也好看了一百倍。

他太喜欢Bill了,那么完美的恶魔,居然说他们带有亲密的血缘关系,还说会教自己很多东西,不会抛下自己。

他慢慢地跪下来,手抱着头,呜咽着呜咽着。月光下只有他修长的影子,和断断续续的,喜悦的哭声。


Bill若有所思地盯着前方奋战的Will·Cipher,看着他蓝色发丝上染上敌人鲜红的血,看着他的眼睛里流露出的不忍和决绝,看着他手起刀落毫不犹豫。Bill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转瞬出现到Will面前,带着撒娇的口吻拉住了Will的手,"Willy~"

"把你的眼睛,给我吧?"

Will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下来,他放下手中的武器,呆呆地看着Bill,"B...Bill,你说什么?"

他在发抖。这很正常,没有人,也没有恶魔会喜欢把自己的眼睛给别人,那太疼了。Will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没听清,或是理解错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Bill,眼里带着一丝恐惧。他有点想往后退一步,可这时身后仿佛就成了万丈深渊。

"Will的眼睛真的是非常漂亮。"

Bill调笑着抚上Will惊恐的脸,吹了一个不那么正经的口哨,"Cipher家的人很少体验到两只眼睛的感觉,我也不例外。所以为了你的哥哥,借我用一用吧?"

"..........."Will悄悄握紧了拳头。

"我会还你的。那是你的眼睛啊,对吗?"

".........那是你的,我的哥哥。"

拳头又缩紧了一点,最终却无力地松开。Will抬起头,露出个小心翼翼的笑容,"我愿将我一切赠予你。"

Bill面无表情地看着Will一边颤抖着号哭着一边恶狠狠地扯出他自己的眼球,血淋淋的珠子就那么躺在他的手心里,Will有点不好意思地递过去,失去了眼睛的脸仍虔诚得像个信徒。

"Will......."Bill叹了口气,懒洋洋地挥了挥手杖,将Will的眼睛安进了自己的眼窝里,然后用魔法帮Will止了血。失明的恶魔呆呆地立在原地,原本应该是闪着光的眼睛已经不见了,只是他还在看着Bill。

"我如果没有你,会怎么样呢。"


Will·Cipher并不后悔,他一点都不后悔用自己的眼睛换来哥哥的青睐,或者说他心甘情愿。他总觉得自己一直在很卑微地跟在Bill身后,得到他的一句夸赞都使他无比开心。失去了光明以后,Bill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虽然每天还是他打扫洗衣做饭照顾Bill,但谁在乎,Will从来不在乎这个。

但他现在总觉得难受,无论Bill如何亲近他,身体里的不适依旧挥之不散。他推测是因为眼睛的缺失导致魔力泄露。有时候拖着拖着地,血就流到了地上。放大了的感官世界对此无比恐惧,他尝试去找Bill商量,但想了想,他还是算了。他怕Bill会生气,就又不理他了。

可是恶魔也会死,谁都会死。耗尽了魔力就得死。Will深知这一道理。

有一天他闭着眼睛,趁着Bill睡着的时候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等我死了,把我的骨灰埋在我最喜欢的地方吧。"

他不知道那种托梦法管不管用,但这也无所谓,因为Bill一定不会那么干。


.............................

一个宁静的早晨。Bill从床上醒来,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单眼时光的漫长让他始终不太习惯两只眼睛都生活。他厌恶地闭了闭眼,起身走出了房间。

Will还没起,或者说一点动静也没有。起床气让Bill暂时摆脱了那副笑吟吟的面具,他快步走到Will房门面前,使劲踢了一下那扇门"起床了傻子!!!"

寂静无声。

Bill有点奇怪,他又敲了几遍门,都没有一点回应。叹了口气,他用魔法一下子把门卸下来,哼着歌走进来Will的房间。

Will的房间和他一样蠢。(Bill的原话)那里除了一张床,一个柜子,什么也没有。墙面是纯白的,天花板也是纯白的,这让Bill有点不舒服。柜子还打开着,Bill一眼望去,隐隐约约看见了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他慢慢走到床边,戳了戳床上那个鼓起的地方,"我饿了Will,起来做饭吧。"

无人应声。

Bill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一把掀开被子。

床上除了一摊灰,什么也没有。

他终究是死了。

Bill面无表情地盯着Will的床铺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出来房间。

"蠢材。"


告诉你,三个真相吧。

第一个,Will死后,Bill变得更疯狂了。他把Will的骨灰全部拌进了自己做的还炒糊了的西班牙炒饭里,全部全部,都吃了个精光。

第二个,Bill从身体上依赖着Will,而Will是从肉体到心灵。

第三个,

你觉得Bill喜欢Will吗?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