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

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双dip】快递里的精灵

甜饼 √
题目我瞎编的√
大Tyrone×小Dipper√
尺寸方面的√
现代paro注意√
好吧好像是童话...
ooc,ooc,ooc!!!!!!【高亮】
不知道瑾总喜不喜欢啊...(揪衣角)
  @一只君瑾  还是想艾特下x
好的ooc和无脑苏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彼此! 喜欢的话可以点心点手手。 留评论最好啦我真的好勾搭的...(臭不要脸)
那么!开始啦! ——————————————————————————————

又是一个早晨。 Tyrone·Gleeful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揉了揉眉角,觉得内脏疼得厉害。他眨了眨深蓝色的眼眸,努力放空自己的脑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自己那张乱得如Gleeful小姐所说"就像一个地狱"的床上爬起,穿好拖鞋,慢吞吞地走到洗手间准备洗漱。

今天是星期天。Tyrone一边懒散地刷着牙,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好歹是假日。 他咕嘟咕嘟地漱了口牙,最后把水吐到池子里,手一丢,牙刷稳稳地落在了杯子里,Tyrone笑了一下,如果您能将那当作笑的话,至少他心情不错。

让我们先环顾四周——这并不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大公寓,实际上,他与那些穷学生租住的房子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乱一些。鞋子歪歪斜斜地摆在门口,没有颜色鲜艳的地毯,没有人们喜爱的丝质的窗帘。整个房间只有一张铺着灰色被子的床,现在那被子已经被揉成了一团。一张被各种东西堆满的杂乱的书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叠文件下摆着一支价值不非的派克钢笔,由此我们可以推断Tyrone的家境并不差,至于他为什么蜗居在这样一个小房间里我们就不知道了。其余的家具就只剩下一把椅子,一台老旧的一开就吱呀吱呀响的电风扇。

Tyrone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走向书桌,尝试着整理一下,但显然没什么进展。他似乎有点生气,胡乱地把纸推到一边然后坐下。有几张纸被推到桌子底下他也毫不在意。Tyrone有点颓废地靠在椅子上,试图放空自己的脑袋,然而他总在思索为什么从家里出来自己的生活就变成这样。 "是不是该请个管家...?"Tyrone嘟囔着拿起笔,熟练地在一张揉得皱巴巴的信纸上写了些什么——那是他的姐姐寄给他的,上面写满了对他的嘲讽。Tyrone叹了口气,虽然他早已习惯了姐姐的骄傲,但从纸上流露出来还真让人有些不舒服。

【敬启   

亲爱的姐姐:

我并不觉得如果你离家会有多大的能耐。
老实说,你的自立能力可能比我还差,至少我每天还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去上班。

至于你,哦抱歉,我觉得你找不到工作。】

开头就是一连串对姐姐的还击,Tyrone难得地露出了笑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继续写着。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Gleeful家族的孩子不能生活在一个杂乱,没有条理的房间里对吗。

事实上,我最近想要雇佣一个管家,当然,如果你肯把Will差遣过来那自然更好,只是我觉得我亲爱的胞姐身边要是没个照应可能过不了多久我就得参加你的葬礼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物色一下,生活多年,感情那么深厚,相信你一定能打理好。 望平安。                  

                                                                              Tyrone·Gleefu】

........

信寄出去没几天,Tyrone就收到了回信和一个快递。当时快递小哥战战兢兢地说:"先,先生,那位寄快递的小姐说,要附带一个巴掌....用力的那种...." 看着快递小哥快哭了的表情,Tyrone内心毫无波动,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付给他一大笔小费。

送走快递小哥后,Tyrone把那个小小的快递箱随意地摆在桌子上,打开信草草看了几眼,就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他洗了个手,甩着水从卫生间里出来,正准备泡杯咖啡,突然想起自己的快递还没开。 "也不知道她发了什么过来...."Tyrone拿来剪刀,慢条斯理地打开箱子,他并没有对自己的姐姐抱什么希望。"但愿她没寄个炸弹过来。"

结果当然出人意料。

.....Mabel什么时候拐卖儿童了??? Tyrone看着快递箱里熟睡的棕发小男孩一脸懵逼。

箱子里卧着一个小小的男孩,Tyrone清清楚楚地看见这个奇妙的小东西有着一头上帝眷顾的棕色鬈发,他的五官并不是特别出众,脸上甚至还有几粒雀斑,但这也影响不了别人爱他,Tyrone觉得这个孩子应该被爱。他看见孩子的耳朵,那是尖尖的,不属于人类的形状。

Tyrone隐隐约约地猜到他是什么,但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事实上,他的面上没有一丝变化——男孩正在熟睡着。Tyrone看见他的小肚子在均匀地一起一伏。他好奇地凑近了一些,伸出手指轻轻地在男孩的肚子上划了一下。温热的触感使他有点晃神。反而是男孩似乎感到了外界的触碰,他似乎不是很高兴地皱了皱眉头,用小小的双手推开Tyrone的手指,翻了个身继续沉入梦乡。

........有点可爱。Tyrone的耳朵诡异地有点发红,谁知道他被戳中了什么萌点。他眨了眨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快递箱里的男孩——他似乎就要醒了。我们可以看见,男孩的鼻子轻微地动了动,他的眼睫毛在颤动着,这是苏醒的预兆。柔软的四肢开始活动起来,碰到箱壁就又缩了回去。这些表现让Tyrone想到春天里的新树。他屏住呼吸,内心似乎带着一点点期待。

男孩终于醒了,他懵懵懂懂地看向Tyrone,初醒的他意识还有点模糊,Tyrone注意到他的头部有一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胎记,不过是袖珍版。他的眼睛很好看,就像盛夏阳光照耀下融化了的蜂蜜糖浆,亮闪闪的琥珀色,其中带了一点点金黄。 

不可思议的精灵的眼睛——Tyrone这么想着,安静地等待男孩清醒过来。好在这并没有花费很长时间,男孩的反应似乎很快,没有多久眼里就恢复了清明。他疑惑地看着Tyrone,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在想些什么。

".........哦!您好!我是Dipper,Dipper·Pines。Pines精灵家族的一员。(这里他站起来鞠了一躬,Tyrone注意到这个小家伙似乎不到20厘米。)受Gleeful小姐之托前来照顾您。只是旅途有些遥远我实在受不住睡了一会儿,还请不要怪罪。"

看着眼前的小家伙一本正经地介绍着自己,Tyrone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戳戳他。你看看他,他甚至还穿着笔挺的西装,也许是上帝派下来的天使。Tyrone一边毫无逻辑地想着,一边矜持地点了点头,"很高兴见到你,Dipper。我是Tyrone·Gleeful,Gleeful家的长子。"

Dipper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今后将要和自己住在一起的男人——说实话从外表上Dipper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他稍微鞠了一下躬以示友好,接着便观察起房间来。

相信我,Dipper之前听Mabel·Gleeful小姐说过情况,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以至于他对Tyrone的房间并没有太大反应,倒是Tyrone稍微有些难堪地咳嗽了一声。Dipper礼貌地笑了笑,抬脚走出箱子,站在了桌子上。

"我想Gleeful先生可能比较不擅长于打扫。"

"咳,不然我想你也不会站在这里。"Tyrone努力挺直了身板稍显威严,但是微红的耳朵尖暴露了他的窘迫。

Dipper在心里偷偷笑了一下,然后试图跳下桌子。 很明显,对于一只不到二十厘米的小精灵来说,Tyrone的桌子实在太高了。Dipper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脚来。陌生的悬空感让他头皮有点发毛,他紧紧闭上眼"Dipper你可是男子汉你可以做到的..."

目前Dipper正在做生死斗争,然而在Tyrone眼里却是新奇又可爱的场面。他的身体放松了一些,伸出手放在精灵的脚下。

"我想你需要一点,大的帮忙?"温润又不失礼节的声音响起,Dipper抬起头看向Tyrone,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Dipper感到一些害羞,他很快别开了视线,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我想是的,先生。"说着他跳在了Tyrone的手上,温度从脚心传到身体里。Dipper舒服得眯起眼,他叹了口气,笑着对Tyrone说:"那么先生,今天是特例。"

Tyrone还没有反应过来Dipper是什么意思,只见Dipper突然伸出手打了个响指,身边的桌子突然震动起来,Tyrone有些惊讶地看着周围的变化——书桌上的乱糟糟的白纸和文件突然飘在了空中,揉皱了的被抚平,干净地叠放在一起,写了字的被放进一旁的文件夹。床上自然也有奇迹。球状的不明物体被子被摊开铺好,手法精巧得就像Tyrone在家时受到的待遇。厨房里飘出香味儿,Tyrone好奇地带着Dipper一同走了进去,发现是前些日子买的鱼此时正在油锅里翻转。 很香。 Tyrone不甚明显地吸了吸鼻子,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到在一个房间里这么舒服了。

于是他看向手里的人,脸上挂着一丝微笑,"谢谢。" "这没什么,先生。好歹我是个精灵。"Dipper利索地拍拍手,转头又对Tyrone说,"吃完饭,先生,我希望您能做一件事。"

Tyrone有些讶异地看着Dipper,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精灵管家(暂时先这么叫吧)会让他去做事。

"请你帮我买一束花。"

Tyrone捧着刚从花店买回来的矢车菊打开了公寓的门。刚开门的一瞬间他是不耐烦的,毕竟小少爷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只是在看见睡在箱子里的Dipper,他突然心软了。

随便从厨房找了一个水瓶,灌些水然后把花插进去。Tyrone快步走向桌子,他注意到Dipper睡着的箱子旁边贴着一张纸条,Tyrone轻轻将其拿起——是非常漂亮的花体字。

【尊敬的Gleeful先生:

我想你应该知道耗费魔力是有多么累。所以我还是需要休息。

请将花放在我的旁边,以便我更快地醒来。

事实上,先生,生活没有那么难。(小体字)

                                                                    Dipper·Pines】

Tyrone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接着他把那个装着花的水瓶抱到了桌子上,深色的桌子因为这花似乎一下子磨去了棱角,变得温柔起来。Tyrone看着安睡的Dipper,鬼使神差地,拿了一枝比较小的矢车菊摆在他的旁边。蓝色的花瓣映衬着男孩还未长开的脸,这是一幅自然的杰作。

Tyrone的眼神温柔下来,他起身去找了一块干净的布,轻轻盖在了Dipper身上。然后拿出了手机,将手机调成静音,开始搜索着什么。

【搜索:人偶专用木质床,50~100厘米】

Dipper搬进Tyrone·Gleeful先生的家已经有一个月了。

Tyrone感觉自己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有过过着每天下班回家都看见自己可爱的小精灵管家正努力地做着饭,看到你回来还会笑一下元气地喊一声"先生,欢迎回来。"的生活吗?家里总是摆着盛开的花朵一回家就能舒服地泡杯咖啡的生活呢?没有吧。

Tyrone觉得自己很幸福。

虽然很多活都是Tyrone自己做的就是了x

Dipper和Tyrone有个约定,比如Tyrone做多少家务,作为回报Dipper会亲手给他做他喜欢的菜。

Tyrone不是没有尝试过厨房,只是第一次吃他做的饭后第二天Dipper一直恹恹的没精神简直风一吹就要猝死的那种。

目前Tyrone唯一的烦恼就是Dipper一直都喊他"先生先生先生"虽然非常有礼貌而且挑不出毛病,他却更希望Dipper可以喊他的名字。

为什么呢,私心吧。

Tyrone轻轻用笔敲着桌面,脑袋开始放空,他的目光漫无边际地看着屋内的摆设,最后锁定到花瓶上。

今天的花是雏菊呢。Tyrone这么想着,头抵在钢笔上,眼睛望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小身影。

Dipper的身上总是有奶香味儿,当初他来的第二天就嚷嚷着要喝牛奶,实在吵得Tyrone受不了了,无奈之下才订了牛奶。Tyrone问过Dipper为什么要喝牛奶,当时Dipper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说道:"会长高啊。"

"先生就很高啊。虽然人类不能和精灵进行对比,但是无论如何也想稍微再长高点。"

Tyrone还记得当时Dipper突然垂下头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才又仰起脸来笑着对他说:"若有一天我和Gleeful先生一般高就好了。"

Tyrone因为Dipper喜欢上了花。

总有一天会发现吧。Tyrone看着雏菊如此想着。手里的钢笔无意识地在纸上写写画画,直到写出一个完美的D来。   实际上我不在意你的身高。  似乎觉得这句话很好笑,Tyrone独自闷笑了一会儿,起身拿了一枝雏菊,然后进了厨房。

"Gleeful先生?"Dipper的余光注意到了自家主人的身影,他熟稔地叫了一声,小手费力地举着锅铲,"请再稍等一会儿。"Tyrone挑了挑眉,偷偷地绕过去,把雏菊放进Dipper的背与衣服的间隙里。花茎的凉意使Dipper一瞬间僵硬了一下,他腾出手摸了摸后背,才发现是一朵小雏菊。刚要出口的批评突然变成了带着笑意的话语,"别打扰我,先生。没想到您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怎么,不行吗?"Tyrone把手插进口袋,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当然可以。"Dipper眨了眨眼,转而又专注于做饭之中。Tyrone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开口道,"Dipper,你知道雏菊的花语吗?"

"嗯?"

"..........没什么。你先做饭吧。"Tyrone耸耸肩,慢悠悠地走出了厨房。Dipper的手一下子有些抓紧,然后又松开了。他清悠悠地叹了口气,极小幅度地点了一下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Tyrone·Gleeful又从床上醒来,阳光透过窗子撒在地板上,闭着眼穿上拖鞋,Tyrone开始了新的一天。

"咕噜噜噜~噗——"漱完口,Tyrone娴熟地从冰箱里拿出两片面包和一瓶果酱,稍微加热了一点,抹好果酱,这便是今天的早饭。

Dipper还在睡着,去看看他吧。 把最后一口面包吞进肚子,Tyrone加快脚步走向桌子——摆着Dipper小床的那张。"Dipper?起床了。"远远看见小床上那个鼓起的小包,Tyrone的心情好了起来,便喊了一句,只是一直无人应声。Tyrone感到有点奇怪——往日Dipper起的都很早,就算自己叫他他也会马上醒来。稍微走近了一点,Tyrone掀开了Dipper的被窝。

里面空无一人。

Dipper???Tyrone突然感到有点慌乱,他四处望望,都没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房间里回荡着拖鞋吧嗒吧嗒的声音,Tyrone把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就连平日不常打开的旧衣柜也仔仔细细地翻了一次。可还是不见Dipper的踪影。Tyrone脱力般瘫倒在椅子上,脑子却在飞快地运转,企图想到一些Dipper可能出现的地方。

别慌Gleeful,你不该失去你的冷静。这么告诫着自己,Tyrone又站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掏出手机给Mabel打电话。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Tyrone烦躁地揉揉头发,慢腾腾地前去开门。"如果你是来推销的话抱歉我什么也..."开门的那一瞬间Tyrone就说出了平常拒绝推销员的话语,只是当他抬头看到面前的人时,差点滑了一跤,险些失态。

"........Dipper?"眼前中等个子的男孩笑吟吟地捧着一大束蓝玫瑰,棕色的鬈发服服帖帖地贴在头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刘海后面Dipper北斗七星形的胎记。Tyrone看见他脸上还带着稚气未脱的雀斑——一共六颗,这是Tyrone乘着Dipper熟睡时偷偷数过的。男孩的眼睛如他初见时那般美好,只是放大了很多倍,让Tyrone有些措手不及。

"早上好,Gleeful先生。今天我买了蓝玫瑰。"

"........你知道蓝玫瑰的花语吗?"鬼使神差地,Tyrone说出了这句话,反应过来,他一下子闭紧了嘴巴。

"我当然知道。"Dipper有点羞涩地笑了笑,不自在地拨弄了一下一朵玫瑰的花瓣。"至少我现在和你一般高了吗?"

"当然,"Tyrone一个箭步把Dipper拥在怀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花束沙拉一声掉在地上,却暂时无人问津。

"我从不在意身高,Dipper。"

"谢谢先...."

"嘘。"Tyrone轻轻把一根手指抵在Dipper的嘴上,看着精灵手足无措的样子,他笑了一下,弯下身子把下巴磕在Dipper肩上。

"叫我Tyrone吧。"

————————————end————————————————————

超级隐晦????
我可能是个废人了。(瘫)

评论(11)

热度(106)